雨回恫

目前暂时主食雷安。
冷cp自割腿肉。

忙于出冷cp的本子,暂时性更新缓慢。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雷雨》

把桃矢写的和流氓一样。【咳】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的是什么系列。【唉】

-


昨天刚刚是大学的一个学期结束,上了大二的小樱顺利的升入大三。

不得不说木之本的孩子们都是运气极好的存在,小樱的大学就是桃矢所在的地方。

这对于桃·护妹狂魔·矢来说简直是再好不过。

桃矢从包中取出钥匙,轻轻地打开大门。

 

-

 

月盯着窗户已经有几个小时了。

身为魔力体,他并不需要进食与休息,所以每次都会发呆到半夜三更。

但是桃矢待在自己身边的时候,每次的进食与休息都没有落下过。

月明白自己的性子冷清,不懂得如何表达。

所以在每次桃矢尽心尽力的对自己好的时候,月总是接受并且心怀暖意。

桃矢就像专属于自己的太阳。

 

-

 

月还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到木之本家的时候。

身经百战的审判者第一次感到束手无策。

小樱的父亲是个十分温柔又全能的男人,不得不说桃矢从某些方面遗传了下来,虽然表达的方式不太正常,但还是十分相似的。

同样在桌上发现了相框。

框中的女人笑的十分灿烂,波浪般的深灰色长发就这样飘散在肩后,眼神中的温柔充盈溢满,整个画面的都让人不由得将视线牢牢钉在她的身上,如若不是知道她是普通人,月觉得自己都会认为她是从天上来的天使大人。

这便是他们的母亲,木之本抚子。

 

-

 

月从窗台上站起,抬脚走向厨房,长到拖地的银发被一条白色的发带绑了起来。

说起这条发带还有点来源呢。

 

-

 

月原先的发带是和自身发色相似的。

粗略的看去,就和头发像是融为一体了。

桃矢刚将月带到房子的时候,喜欢把月搂在怀里一起坐在窗台前看风景。

这种宁静的生活着实是一种享受。

在一天的晚上,和往日一样坐在窗台前的桃矢突然脑中一闪,想探究探究月这一头长发是怎么绑起来的。

然后桃矢就上前去,准备把发带给取下来。

 

-

 

前面我们也提过,这条发带和月的头发颜色极其相似。

所以我们的木之本桃矢先生呢,在取发带的时候,不小心手指上勾到了月的头发。

那一缕头发还不少。

这突如其来的袭击让月措手不及,然后头皮便是一阵剧烈的疼痛,嘴里不由自主的发出声音:

“嘶!”

因为发带的掉落,那一头银发的发尾,散落在地上。

发带取下来了,桃矢也被月那阵目光看的虚虚的。

虽然后来道了歉,但在桃矢碰自己头发的时候,月还是下意识的躲闪。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

 

这让桃矢后悔死了,月除了那对银紫色的眸子,他最喜欢的就是那头银发了。

他还记得月每次洗完头发,都会因为嫌麻烦而让头发自然风干,也就只有这种时候,他才有机会去触碰那一头手感极好的柔顺长发。

现在自己作死,只好哭着认罪了。

 

-

 

后面桃矢为了表达自己的歉意,特地顶着自己这身一米八的身高,跑到发饰店去挑发带。

用桃矢的话来表达就是:

只有鬼才知道我在那店里到底经历了什么。

 

-

 

因为月的头发太长,没有现成的可以买,桃矢便定制的是一条纯白的发带,没有什么花纹,素白的像云朵。

但是一系到月的头发上,挑选者觉得定制了这条发带真是太好了。

月在收到这条发带的时候,内心有一点诧异。

那次是真的很疼,但月是不会放在心上的,这条发带着实带给了月许多的惊喜。

毕竟,这是第一次收到这样的礼物。

然后桃矢就享受到了百年难得一遇的待遇。

拿着素白发带帮月系头发。

看着镜中闭目养神的月,再看看妥帖在手中的一缕发丝,木之本桃矢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此生无憾。

每次在起床后就看到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月,桃矢觉得这次就是天神给他的奖励。

 

-

 

月将煮好的饭菜摆到餐桌上,坐在餐桌旁。

这餐桌着实的大,月还记得小樱来家里做客的时候,看着这餐桌疑惑说:

“哥哥!你们家就你和月两个人,要那么大的餐桌做什么!”

月夹菜的手一顿,耳夹上出现了可疑的红晕,随后又安安静静的吃饭。桃矢淡定的喝了口咖啡:

“我觉得气派行了吧,吃你的饭。”

把小樱给气得,整个人从椅子上跳了起来。

除了桃矢,就只有月知道要这么大的餐桌做什么了。

当然他也不止一次想把这桌子给毁了,但面对这漂亮且崭新的物件。

下不去手。

 

-

 

月的目光转向客厅的落地窗,又去看那不屈不挠下了一个星期的细雨。

大门发出一声开锁的声音。

 

-


TBC

写于

2017/6/26

评论(8)
热度(72)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