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联文|提笔之下】《你的到来》

桃月联文第一篇√

正文番外分开发布√

已完结,配合BGM食用更佳√

请无视文中中二病、矫情兮兮外带ooc的设定√


-


【BGM:Glad You Came - The Wanted】(歌词应景)


【正文】

“我与他们相识并不久,但他们经历过的事情却让人回味良久。

   我将以我的方式,带给你属于他们的故事。

   希望,你能有所收获。”

“我是雨回恫,你是下一位,带给他们故事的人吗?”

 

-

 

“你有听说过玖楼国吗?这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你相信,神的存在吗?我将带你进入这其中。”

“做好准备,我将带领你见证一个奇妙的故事。”

 

-

 

“Close your eyes,the story is begin.”

“Go and feel it.”

 

-

 

天空,是碧蓝的,它悬浮在他的空间上。

清风,是轻灵的,它无声经过他的身上。

草木,是顽强的,它们默默的支撑着他。

而人,是存在的,他睁开了他那双银紫色的眸子。

 

-

 

万物皆响应起来,太阳即将离开天幕,夜晚要到来了。

眸子的主人微微撑起躺在一众花草中的身子,抬眼用淡淡的眼光打量着天边。

那儿存在着一座浮空的岛。

 

-

 

月拍拍身上细碎的青草,正准备起身回去时,却被一个温和声音叫住了:

“月,你果然在这儿。”

被提及名字的人转头看去,便发现在层层叠叠的灌木丛中站立的男子。

月城雪兔几个步伐走到月的身边,把手上拿着的湛蓝发带递给他:

“他给你的,你真的不去送行吗?”

月伸手去拿发带的动作停了下来,月城雪兔把手又向前伸了一下,长至地上的发带轻轻的滑落下来,像瀑布一样倾泻到月的手上。

 

-

 

月的手颤抖起来,闪电般收回后又尴尬的放回腰侧,洁白的右手无意识的微握起来。

发带凌乱的散落在草地上。

月城雪兔在眼镜后面的眸子眨了又眨,无可奈何的弯腰捡起那条名贵的丝绸发带:

“那,这发带怎么处理呢。”

月把扔了这两个字吞进嘴里,改口说:

“放我房里。”

 

-

 

月城雪兔看着那长发飘飘衣襟洁白离去的背影,轻微的叹了口气。

你们谈恋爱可以不要扯上我这个单身的存在吗。

我只能帮你到这儿了,桃矢。

短发的神官把发带叠起来,准备离开。

掩盖在青草中间的东西在太阳的余辉下闪现出光芒,观察力仔细的月城雪兔探身望去。

是月的耳饰。

一个微笑出现在月城雪兔柔和的脸上,捡起那精致的小玩意儿,随意拨弄了几下。

就再帮你一次吧,我亲爱的王子殿下。

 

-

 

五年前下至地域来学习的玖楼国王子,也就是木之本桃矢大人要回去的消息已经传遍了整个万物域邦。

玖楼国和万物域邦是交好的存在,前者是那座在碧蓝天空上漂浮的浮空岛,而后者则是在人类的所有探索范围内的地域。

简单来说,就是一个掌控整片天空,一个管辖全部地域。

木之本桃矢身为玖楼国未来的国王,自然要去索取与学习知识,而两大国家的最高等学府,星条学府,在万物域邦的地域。

不出所料,在这位王子殿下十七岁时,来到了这儿。

 

-

 

两大国家的主要学习方面都是神术,不同的是玖楼国信奉太阳女神

而万物域邦就如同它的名字一样,信奉万物女神。

这就导致了木之本桃矢在一开始神术选择上的难题。

太阳女神的神术大多都具有净化性与攻击力,擅长进攻。

万物女神的神术偏向治愈性与本初力,擅长辅助。

在万物域邦中将万物神术使出攻击性的只有一人,当代国王安语叶。

这就有点难办了呢。

 

-

按照道理来讲,王子殿下应该选太阳神术,但是好死不死的是,在星条学府中,教导他的就是万物域邦的国王。

是的,你没有听错,是安语叶。

木之本桃矢没有一次不痛恨当初选了她做自己的老师。

但他也是在星条学府,在安语叶那儿,遇见的月。

那个天赋极高,清冷的像他的名字的人。

 

-

 

月是万物域邦下一任国王的人选,这件事情只有木之本桃矢和安语叶知道。

他的天赋极高,自身的神术力在小时候便展现了它那充满攻击力的一面。因为控制失常,差点毁了一座小镇。

就这样月成了安语叶的学生。

安语叶赐予了月一个耳饰,以助于在他完全能控制自身神术力之前不会爆发。

也因为这个原因,安语叶让月学习了万物神术,来调和那狂暴的神术力。

木之本桃矢就这样被安语叶随意的选择了学习太阳神术。

嘛,是自国的神术就好了。

王子大人这么安慰自己。

 

-

 

木之本桃矢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月的呢。

是在月每晚坐在樱花树上看月亮的时候呢,还是月时不时犯迷糊的时候?

又或者是月情感流露的时候?

在木之本桃矢的记忆里,十七岁时遇见月,直到他二十二岁,他只见过月哭过一次。

真的就一次。

那是月有一次在万物森林外围的草原上睡觉的时候,

——他很喜欢那里。

这位被王子大人形容为时不时犯迷糊的人,不小心将戴在左耳的耳饰弄不见了。

 

-

 

等到月发现的时候,还是桃矢提醒的他:

“月,你的耳饰呢?”

木之本桃矢发誓,他只是看月平常一直戴着的耳饰这次却不在他的耳朵上了,才告诉月的。

月听后下意识去摸耳垂,然后发现自己的紫水晶耳饰真的不见了。

我们的王子殿下就这么看着月绝尘而去,目标直指万物森林。

木之本桃矢愣了几秒钟,拔腿追去。

 

-

 

木之本桃矢赶到那片绿莹莹的草地时,只看到月正伏在地上,毫不顾忌自己穿的是纯白祭祀袍,就这么让碎草沾染上衣摆,环顾左右寻找着耳饰。

月早上才刚经历了一场“友好”的学府交流赛,出战时穿的洁白而又繁琐的服饰还未来得及褪下,此时飘逸的长衣袖在草地上拖来拖去,染上了一层薄薄的灰,本就落地的灰银色长发松松垮垮的斜放在左肩上。

木之本桃矢赶忙上前半蹲下来,打算把月拉起来:

“月,你先起来说清楚,我帮你一起找。”

长发的人却一把推开桃矢,呜咽的说出一句话,那哭腔让摔倒在地上的桃矢都忘记起来了:

“你离我远点,我控制不住我的神术力了!”

“我怕,我怕伤到你!”

 

-

 

月第一次在别人面前流露如此大的情感,话语都比以前不一样。

桃矢就这么傻傻的看着月瘫坐在草地上,洁白修长的双手不安的握紧衣物,上齿紧紧的咬住下唇,本来粉嫩的颜色被这样一个动作硬生生弄得惨白,平日里像水晶的银紫色眸子出现了缥缈朦胧的雾气,随之落下了一滴一滴的眼泪,现在这双眸子变成琉璃了。

哭着的人的身边像是验证了他说的话,一团团的绿色雾气在月的身边躁动,压制着倾泻而出的银色神术力,不过瞬息,月身边的神术力气场让桃矢觉得自己呼吸困难。

“快走!”

月焦急的想让桃矢快点离开,他真的怕自己伤到桃矢怎么办。

月的呼吸加重,这高强度的神术力让他的脸色变得惨白。

连长期隐藏的翅膀都显露了出来。

他真的快要失控了。

 

-

 

但是玖楼国未来的国王着实不让这位万物域邦未来的国王省心。

木之本桃矢运起自己的神术力,走向月身边失控的空间。

关于月后来狠狠的说了一顿桃矢什么的就不要在意了。

月正想呵斥桃矢,却措不及防的被桃矢拉进了怀里。

月在无意识的最后一瞬,只听见桃矢令人安心的话语:

“没事了,休息一下吧。”

 

-

 

后面赶来的安语叶的表情那叫一个丰富多彩。

首先耳饰不见了要重新做。

其次月整个人都没意识可能元气大伤。

最后谁能告诉她木之本桃矢是怎么搞定刚刚那种场面的。

万物域邦的国王在遥远的主殿都感受到了月那超乎常人的神术力。

然后安语叶就决定月不用耳饰了粘着王子大人就足够了。

 

-

 

月醒来时发现自己的耳垂还是没有物件在上面的感觉,而似乎救了自己的木之本桃矢正趴在床沿上睡得正熟。

结果王子殿下就错过了月羞红的脸和那一声轻微的:

“谢谢。”

 

-

 

在经过了五年的时光后,木之本桃矢越发不舍的月。

然而自己要回到玖楼国,月也要留在万物域邦继承王位。

时间已经到了,王子殿下要打道回府了。

坐在灵鸟的背上,木之本桃矢的眼神审视着四周。

送行的人中没有月。

 

-

 

回到房间的月一眼便看到了那条放在书桌上醒目的湛蓝发带。

他走过去坐下,把发带握在手中,头深深的埋入臂弯。

他真的不舍得他。

他早已不用耳饰压制神术力,也就代表木之本桃矢也没有理由留在自己身边。

他没有勇气过去了,他怕他会忍不住哭着喊他的名字,让他留下来。

但是他不能。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月反反复复念着这三个字。

 

-

 

木之本桃矢不死心的审视四周,旁边的月城雪兔只好上前对自国的王子殿下做出提醒:

“桃矢王子,该回去了。”

同时把手里的物件塞进他手里。

王子大人张开左手,里面的东西让他有些吃惊。

是月的耳饰,漂亮的紫水晶正在太阳底下熠熠生辉。

 

-

 

木之本桃矢望向自国的现任神官,月城雪兔还是一成不变的温和笑容。

“雪兔,这耳饰。”

被叫到的人抬手扶了扶眼镜,温和的笑容突然变得不可捉摸:
“王子大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是安语叶国王送给月当做学生礼物的吧,很重要的东西呢。”

说完就走到一边和跟随木之本桃矢一起来学习的玖楼国公主木之本樱聊天去了。

 

-

 

万物域邦伫立在星条学府中央的神钟敲响了。

一声接着一声钟声回荡在整个学府内,月听到了钟声,突然惊起,跑到阳台上打开落地窗。

快跑几步冲到栏杆那儿,月探身望向学府门外。

一只只灵鸟即将展翅,带领着玖楼国的人们回到自己国家。

月失神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左手无意识再次摸上耳垂。

没有耳饰的触感。

他又一次冲到房内的镜子面前,不可置信的看向耳垂。

真的没有。

 

-

 

月打开房间大门冲了出去。

 

-

 

半年后玖楼国

坐在主位上的男人听着下面的臣子通报事物,突然闯进了一位仆人。

“国,国王大人!”

被称为国王的人坐直身子,出了声:

“什么事。”

仆人紧张的说出外面士兵的要求通报之事:

“外面的士兵说,万物域邦国王陛下求见。”

整个主殿异常的安静。

木之本桃矢尴尬的咳嗽两声:

“啊,那快请进来。”

 

-

 

玖楼国的国王大人深刻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木之本!木之本!木之本!”

站在主位旁边的桃矢一脸头疼的表情望向神官雪兔。

月城雪兔丢过去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

靴子的声音愈来愈近,主殿的所有人总算看到了这位求见的国王。

“好歹我还是万物域邦的国王,好歹我曾经是你的老师,木之本你就是这么招待我的?当了国王嚣张起来了是吧!”

木之本桃矢讪笑着走下来,解释道:

“我刚刚才处理好公务,这不挤出时间来陪你吗,老师。”

整个主殿的人翻白眼,扯,继续扯。

安语叶挑挑眉:

“我不和你瞎扯,我浪费我一天的时间来这里只是来要人的。”

“木之本桃矢陛下,您半年前在我万物域邦星条学府中拐走的人可是我们未来的王储,您打算什么时候还我啊?”

 

-

 

“看什么看!该干什么干什么去!”

木之本桃矢先吼出这句话,一边把安语叶拉到旁边的会客厅去。

“老师,这...”

“我不管,快点把月还我!我想退休啊!半年前是你把耳饰拿走是不是,你知不知道当时月吓死我了!你个兔崽子!”

 

-

 

关于半年前发生的事,让木之本桃矢都有点心有余悸。

 

-

 

月冲向学府门外,都忘了自己可以飞过去。

灵鸟起飞的都差不多了,最后的只有玖楼国的王室了。 

当时月做出了一个令众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他拦下了木之本桃矢的灵鸟,差点自己受了伤。

等桃矢从灵鸟身上下来,月就扑了上去:

“桃矢!耳饰是不是你拿走的!”

原本月拦住灵鸟的地方有着一条湛蓝的发带

 

-

 

至于最后木之本桃矢是怎么拐走月的,安语叶不让我说。

 

-

 

月才刚起来收拾好自己,就被雪兔拉去了会客厅。

“月,安语叶国王来要人了!”

这位未来的王后国王听完就跑了出去。

正打算推开大门的月刹住了脚步。

“你到底打算是什么时候还人?”

“老师,我,从来没这打算啊。”

 

-


【正文】

【END】


-


PS:

番外晚点发布,记得接好这颗甜甜的糖√

求点赞√求推荐√求评论√

谢谢支持√


-


【番外:关于“立后”这件事】

【番外:王后也是会吃醋的】


-

评论(1)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