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联文|提笔之下】《你的到来》

-


【联文|提笔之下】《你的到来》(正文)


-

番外来了。

不甜不要钱。

配合BGM食用更佳。

-


【番外】

【关于“立后”这件事】


【BGM:Arrietty's Song - Cécile Corbel】(曲调合适)


玖楼国最近有个大日子。

他们的国王陛下即将迎来了二十五岁的生日了。

外交大臣却忧心忡忡。

因为国王陛下并没有立后的打算啊。

 

-

 

神官大人表示,人家有,只是你们不知道对象而已。

外交大臣内心悲伤。

终于在生日的前两个月,大臣鼓起勇气去询问国王。

“陛下,您也差不多二十有五了,就没有立后的打算吗?”

当时国王在吃早膳,左边坐着的便是他来自万物域邦的朋友。

听到这个消息后,这位朋友嘴里喝的牛奶不如为何喷了出来。

当即国王脸色就变了,一边满脸担心的帮呛到咳嗽的朋友顺气,一边全身散发黑气,吓得外交大臣赶紧退下。

 

-

 

虽然外交大臣不明白为什么国王立后朋友要那么激动,但是尽职的臣子还是帮陛下写了一份王后的选择名单。

从身份的高低,年龄的大小,长相的优良,身体的好坏等地方,方方面面的罗列了下来,这位大臣觉得都没有比他这本更好的存在了。

就在大臣想在第二天晨会上请示给国王的时候,国王开始搞事了。

成功的不按套路出牌。

 

-

 

“本王已经选好王后了。”

这本来是一件很好的事情,陛下喜欢,再好不过。

外交大臣听着国王说道,一边满意的点头,把手上递给神官的名单又给收了回来。

但是国王下一句让大臣差点昏倒在原地。

“本王的王后,就是来自万物域邦的月祭祀。”

众人喧哗,主殿顿时吵闹起来。

 

-

 

外交大臣哆哆嗦嗦的上前请示国王:

“陛下,您确定吗!三思而行九思而语啊!”

木之本桃矢敲着主位上的手顿了一下:

“外交大臣这是何意,本王可是想了一晚上,还多亏您昨日早晨的提醒呢。说吧,想要什么赏赐?”

外交大臣无缘无故的得到一番赏赐。

 

-

 

外交大臣手抖了再抖,从宽大的衣袖中再次取出了那份名单。

“陛下,您还是看了这份名单在说,月祭祀他,可是男子之身啊!”

这话说的国王不高兴了,但是国王还是微笑的让神官月城把那份名单那上来看看。

结果狠狠的嘲笑了一番外交大臣,把一位好好的臣子给气进了医疗室。

 

-

 

“本王看看,王后的选择名单。”

”身份的高低?你的意思是月祭祀的身份不够高?他可是万物域邦的王储。”

外交大臣整个人抖了一下。

“年龄的大小?月祭祀今年正好二十五岁,和本王正好啊。”

外交大臣拿袖子擦擦额头上的汗。

“长相的优良?!大臣,你肯定这本名单的所有女子里有比月祭祀更好看的?”

外交大臣想回家了。

“身体的好坏?这个本王用在意吗?万物神术是摆设吗?”

“这这这...”

木之本桃矢叹了口气,把名单递给月城雪兔:

“外交大臣,您看来是老了,要不您还是退休了吧?”

 

-

 

之后玖楼国的国王把月祭祀夸得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整个主殿的人都被洗脑了,个个大力赞同王后是这位身份高,长相优,身体好,年龄适中的男子。

都忘了月祭祀是男子这件事哈。

 

-

 

外交大臣告老还乡,国王迎来二十五岁生日和立后大典,这些都是玖楼国今日的主要新闻。

月看着眼前的报纸,无奈的微微摇头。

大门被打开,迎面走来的木之本樱公主。

“月先生!我是今天的伴娘诶!”

公主一脸兴奋的坐在月旁边,马上成为王后的祭祀忍俊不禁的揉揉小樱的头发。

“月先生你今天好漂亮!”

还是一成不变的白色,华丽又不失轻便,一头灰银色及地长发被湛蓝色并绣有朵朵桃花的发带给绑了起来,左耳耳垂上的紫水晶耳饰被擦拭的闪闪发亮。

被夸奖的人帮小樱整整头发,起身走向落地窗。

 

-

 

大典举行的地点在玖楼国的神祝台,算是个广场,那里早就被国家的人民给围了水泄不通,整整两个月的打理装饰使神祝台在原本的庄重上添了几分神圣感。

场面异常壮大,站在月旁边一同观赏的小樱却感觉到祭祀的不一样。

“怎么了月先生?”

月看向小樱,嘴角勾了勾:

“没事,大概有点紧张。”

小樱掩嘴轻声笑了笑:

“不用紧张的月先生,就我哥哥那张嘴,不怕!”

所以说月紧张关木之本桃矢的嘴什么事?

 

-

 

穿着正装的桃矢也走了进来,月只看见小樱望向大门突然一溜烟跑了出去,下一秒就被国王陛下给抱了个满怀。

“我亲爱的王后,听说你紧张了?”

月反手给桃矢的腹部一肘击,疼得后者弯下了腰,月提起长袍过长的衣摆转了个身又放下,抱胸:

“大典还没开始我亲爱的国王,我还不是你的王后。”

木之本桃矢望向月水晶一样的银紫色眸子,看着被微风吹起的发丝和衣襟,笑了起来:

“马上就是了。”

 

-

 

 

桃矢牵着月的手,看着眼前皇宫的大门。

月深呼吸了一下,桃矢又说一句话,把月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他身上:

“我还记得你第一次丢耳饰的时候,和别的学府有交流赛对吧。”

“恩。”

“你赢了还是第一名对吧。”

“恩。”

“那时候你紧张吗。”
“不。”

“那你现在紧张什么。”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在月的脸上亲了一口。

 

-

 

月把羞红着的脸撇向一边,不去看桃矢那张有着坏笑的脸,骂了自己未来的国王一句:

“昏君。”

 

-

 

大门开了。

 

-


【番外】

【END】


-


PS:

据内部资料确定,接下来的联文更加好看。

记得捧场哦。


-


【番外:王后也是会吃醋的】


-

评论(3)
热度(62)
上一篇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