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


上接:3


-

终于,打下了END。

资料来源于《本草纲目》与网络。

越写到后面我觉得越奇怪,我是不是已经把这篇文弄歪了?

关于最后的CFDA,我也不知道药物获取是不是他们管,要是有错误请提醒。

谢谢。

-


其实关于这次的搞事端午节,全医院的人都知道会发生什么。

反正都是院长搞事外科演戏内科旁观五官科善后其余科实践这么几项,众人表示这套路我们已经走过了。

现在进行到了一年一度的五官科善后时间。

 

吴邪默默为进入垃圾桶的香烟点了根蜡,抬起自己白皙修长的右手,轻轻的敲响面前的木制门板。

两人保持姿势五秒钟,没人开门。

副主任叹叹气:

“敬酒不吃吃罚酒,小哥。”

话音刚落吴邪就抬脚急速后退,远离那扇门和张起灵一米远。

下一秒我们看到的就是,五官科主任抬起左脚,以雷霆万钧之势踹向那扇看似坚固的门。

普天同庆,门开了。

 

十分钟后,吴邪拿着手上的文书和张起灵走出院长室。

“每年都是这样,唉。”

吴邪正抱怨着,转过墙角就看窝在神荼怀里的安岩。

当时的场景那叫一个美如画。

可惜啊。

 

“安二货!不要再抱着你家神荼旁观啦!你有本事窝在他怀里,你有本事去找路易理论别老是我和小哥去啊!”

本该一脸委屈的安岩从神荼怀里抬起头来,笑的一脸奸诈。

“哎呀吴二狗主任,你看你都把文书拿回来了,那就没我们内科的事啦,走吧走吧,回去找包姐开会去。”

然后打哈哈的二货扯着面瘫回会议室了。

吴邪气呼呼的带着张起灵走向包妮璐的办公室。

 

-

端午节当天早上

七点半刚到自己办公室的安副主任松了一口气,心想还好在端午节来这之前把路易院长搞定了。

因停车而随后赶来的神荼疾步来到安岩的办公室,身上的一成不变的白大褂上下摆动,刚拿上听诊器和小手电的安岩就这么被主任拉走了。

“哎哎哎,神荼怎么了。”

“开会。”

“这不是还有十五分钟吗。”

安岩颇感无奈的任由神荼拉着他赶向主会议室,提醒现在精力旺盛的工作狂。

神荼接下来的眼神和话语让安岩有点方:

“二货,七点四十五开诊。”

哦,原来是把开诊时间和开会时间搞混啦,没事。

没事才有鬼啊!

然后变成安岩拉着神荼跑了。

 

-

郁梦离发现自己早上起来身体就有点不太对,比昨天的咳嗽发烧还要难受。

有种恶心的感觉,腹痛的厉害,冷汗汩汩的冒着。

简单的收拾一下后面,郁梦离顶着难受的身子出门去医院。

把头放在公交车那不算干净的玻璃上,感受着自己呼出的气体滚烫滚烫,郁梦离一阵无力。

好容易到了市中心的中医院,生病的女孩觉得自己都要倒下了。

正想走进医院,却被医院的保安拦下:

“对不起小姐,还有十五分钟医院才开诊。”

“不是,保安大哥,先...”

还没等她说完话,保安便看到这一大早来医院的病人瘫坐了下去,脸色苍白,呼吸急促。

 

主科会议还没正式开始,议室就被护士长瑞秋吓了一跳。

“神荼哥哥!安岩!快去看看!”

安岩皱着眉看着瑞秋喘气,忙问道:

“怎么了瑞秋?”

“刚刚保安说有个二十几岁的女孩看起来生病了,瘫坐在医院大门哪儿,现在在内科诊室,没有外伤,直冒冷汗,捂着下腹可能是腹痛。”

“我去看看,会不开了!”

“我也是。”

包妮璐看着整个议室傻愣愣站着的样子一阵来气:

“人都走了傻站着干嘛,这会不开了,提前开诊各回各的岗位去!”

 

郁梦离被护士带到这内科诊室的时候还在想,

哇我是第一个THA在开诊时间之前的病人吧。

然后脑子混乱的度过几分钟后,所在的诊室就冲进来一位医生。

看起来就柔顺的栗色短发,藏在金丝框眼镜后面的琥珀色杏眼。

哇是一个看起来很好的医生诶。

郁梦离继续顶着思维混乱的大脑思考。

安岩在这位眼神迷茫的病人面前焦急的晃晃手:

“诶诶,这位小姐你没事吧,你看起来有很大事啊,清醒清醒你没有失忆吧,小姐小姐?”

啊,他好像在叫我。

“恩恩,你好医生我没事,我很好,我难受。”

安岩一脸懵逼的看着她。

完了完了一定是脑子出问题了,脑科主任电话多少来着?133xxxxxx25?不对不对这是儿科阿塞尔的电话,怎么办怎么办我忘了,撑住啊这位小姐,神荼你在哪儿!

 

后脚赶来的神荼入目便是安岩和病人的深情对望。

把安岩拉到旁边打开电脑,俯身看了看这位开诊时间前的病人。

啧,时间太久思维混乱了。

“这位小姐,您清醒一点,那里不舒服?”

大概是因为神荼的美色太过逆天,郁梦离清醒了。

“啊,医生你好,我叫郁梦离。”

 

“也就是说,你现在有点恶心,腹疼,冒冷汗是吧。”

坐在位置上的安岩总结了一下,又提出一些问题:

“有没有呕吐过,或者腹泻?”

郁梦离摇摇头,却又点点头:

“没有腹泻,晚上的时候吐过,因为昨天我咳嗽发烧了,我有看过本草纲目就自己去找了药吃,是泽漆[7]和甘草[8],所以我以为呕吐是正常的。”

 

安岩嘴角抽了抽。

哇妹子你可以啊,看过本草纲目就敢自己配药吃你那么厉害你怎么不考医学院呢,你让我们这些专业医生怎么活。

站在旁边的神荼开了口:

“你昨天吃的药有带过来吗。”

见郁梦离脸色苍白的点点头,神荼伸出了骨节分明的左手,观察起这病人所谓的泽漆和甘草。

安岩则继续和郁梦离说话:

“你现在感觉怎么样,早上有没有吃其他的东西?”

“还是难受,腹疼一阵一阵的,我早上没有吃任何东西。”

安岩疑惑的皱起眉,这就奇怪了。

看完两种草药的神荼明白了。

 

“你这是中毒了,你自己吃的药有问题。”

神荼说完这些话后手上的草药就被安岩抢走,熟读过《本草纲目》的安岩一眼就看出了问题。

“我中毒了?泽漆和甘草在一起用会中毒吗?”

安岩抬抬眼睛,叹了一口气:

“唉,小姐啊,我要提醒你,别看过本草纲目就乱吃药,还有你的药是从哪里来的?你把大戟[9]和泽漆弄混了,你昨天吃的是大戟和甘草,这两样不能一起吃,我给你开点菖蒲[10],赶紧吃了别毒加深了那就真的华佗在世都救不回来了。对了拿完药记得去中药科领几个粽子,很好吃的。”

神荼冷冷的补上一句:

“你最好后面解释一下你从哪里拿的药。”

 

-

晚上七点支持部食堂

“啊,累死啦!端午节为什么我们没有放假!”

安岩发出狼一般的嚎叫。

吴邪翻了一个白眼:

“你以为你是小学生啊还放假,今天有做手术吗?没有就别叫累,你让我们这些手术一台又一台的怎么活。”

安岩漫不经心的拨弄着袋子里的粽子:

“手术有啊,不多,倒是上午第一个中毒的病人不知道自己怎么弄到的药让我和神荼累的够呛。”

“CFDA[11]来人了?”

“恩,神荼上报的。”

“哈,还真是铁面无私。”

“不管啦,我要回家吃粽子去。”

“慢走。小哥,剥个粽子给我。”

 

神荼刚把车倒好,安岩就钻了进来。

“神荼神荼快开车,粽子要冷啦!”

车子提速出了医院大门上了马路,平稳的驾驶着。

安岩盯着怀里中药科做的粽子,问驾驶座上的神荼:

“神荼,你说这粽子会不会有毒啊,我知道王胖子和张天师做粽子的在里面倒了不知道是什么的液体的。”

 

神荼打了个转向灯,把方向盘转向左边:

“没事,糖浆。”

安岩瞪大自己杏眼:

“竟然是糖浆!路易那老家伙又吓人!”

说着拿出一个粽子剥开,张嘴就咬下一口。

“唔,是甜枣的。神荼,端午节快乐。”

神荼过了几秒才回:

“恩,端午节快乐,安岩。”

张嘴咬下递到嘴边的粽子。


【END】


[7]泽漆:本草纲目记载,此草为草部|毒草类,叶味苦,性微寒,无毒。主治皮肤病,腹水;茎味苦,性微寒,无毒。主治疟疾,消痰退热。

[8]甘草:本草纲目记载,此草为草部|山草类,梢主治生用治胸中积热;花主治生用能行足厥阴、阳明二经的瘀滞,消肿解毒;根味甘,性平,无毒。主治五脏六腑寒热邪气,长肌肉,倍气力。

[9]大戟:本草纲目记载,此草为草部|毒草类,叶味苦,性寒,有小毒。主治颈腋痈肿,头痛,能发汗,利大小便;根味苦,性寒,有小毒。主治蛊毒,水肿,腹满急痛积聚,吐逆。

[10]菖蒲:本版本草纲目上未记载此草,如有兴趣可在网上搜索。

[11]CFDA:指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是国务院直属机构,属于国家药事管理组织体系范畴。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