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多cp集结,夏天的雨常常下出现的脑洞。
有私设,如果ooc请见谅。
段子形式,谢谢支持。
-

【荼岩】

(安岩怕雷设定)

当倾盆大雨像是眼泪一样哗哗落下来时,安岩正窝在和神荼选购家具时买回的柔软的沙发里。


极致的舒适感让他十分享受,面前的64寸液晶电视正尽职的播放着节目。


而摆放在两者之间的玻璃茶几上不出意料地有着杂乱无章的膨化食品,当然神荼也不止一次制止过安岩想要把零食当作正餐的想法。


大雨刚下起来的时候安岩没有在意,还是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节目笑得像个二货,坐在书房整理任务纸张的神荼无奈扶额,却也不忍心去打扰自家恋人开心的时刻。


但当神荼将纸张收拾完毕之后,正打算去厨房倒杯水去喝顺便提醒安岩不要吃太多的零食的时候,窗外隐隐闪过的亮光让他愣了愣。


雷声还未响起,安岩依旧入迷于电视,丝毫未察觉平日里让自己害怕的不能自己的雷即将到来。


神荼快步走出书房,往着客厅走去,但还是没有赶上时间,毕竟声音的速度还是要快过人类。


震耳欲聋的雷声在天边炸开,将早已变得乌黑的天际衬托的更加恐怖,原先眼泪般的雨点已经下落的像刀子一样凌厉。


安岩终于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拽回了现实,却在一瞬间脸色变得惨白,递到嘴边的薯片从手中轻轻的滑落,像花瓣一样飘落下来,却重重的砸在了冰冷的地上。


神荼一走近安岩就感觉到他在抖,焦急的走上去拥住自己心尖上的人,将他按在自己的胸口里,一遍一遍耐心的轻缓的顺着背后:
“安岩别怕,我在,我在呢,不会不见的。”


像小仓鼠一样的安岩又在神荼怀里缩了缩,紧紧的回抱住他,确认着拥住自己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差点落下的眼泪消失在眼帘之中。
“嗯。”


神荼怀里传来小小的应答声,其中还夹杂着微弱的呜咽声。
神荼在的哦,安岩。


-

【苏份】

(安份厌雨设定)

安份看着被雨淋的湿漉漉的自己,有点自我厌恶。


看着挡雨台外面的天空,安份觉得自己这次是要保持湿润状态挺长一段时间了。


拿出手机看看时间,下午一点二十七分,这时候苏还在睡午觉吧,安份困扰的挑挑眉,有点痛恨叫自己过来送书的朋友。


安份讨厌雨的事情认识的人尽皆知,也有人笑过自己,自来水不怕讨厌雨,这是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的事情。


苏知道的时候表现的很平静,但说出的话似乎不像:
“你怕雨,下次下雨就呆在家里那都别走动。”


看起来挺正常的关心,安份总觉得苏这是在说自己竟然怕雨。
安份甩甩头,觉得自己要被那些人洗脑了。


“不对不对,我哪里怕雨,我只是讨厌雨好不好。”


现在不是在意这个的时候,安份转头走进便利店,他只想赶紧回家洗澡,把全身的雨水冲刷的干干净净。


看着本应玲琅满目的各色雨伞,安份满头黑线的想问售货员为什么全是粉色。

最终还是没问出口,重新站回原来的位置。


安氏法则:宁愿放弃也不能丢面。


蹲在地上看水花的安份又度过了半个小时,店内的售货员都想赶人了,终于有人来把蹲着的小伙子接走了。


苏举着黑色的雨伞站在安份面前,后者仰头看向苏,笑得一脸傻样。
“唉苏大少,你怎么知道我在那儿的?”
“直觉。”


一把雨伞两个人。


-

【瓶邪】


(吴邪怕黑设定)

吴邪看着整个突然黑下来的房子想要骂娘。


不单单是因为今天下雨打雷还刚好停电,还因为今天自家的闷油瓶子出门去了。


缩在被子里的吴邪安慰了一下自己,好歹手机还有电,幸好洗澡之前拿去充了点电。


本想摸黑去看看总电闸的吴小老板却在路上跌跌撞撞,不是膝盖碰到饭桌就是脚被地上的电线绊倒,摔得自己七荤八素在自家都分不清东西南北,等出了大门才知道外面的世界有多么黑暗,吓得他一口气关门跑回沙发。


手机的电量只有百分之三十二,经过前面自己不小的一段折腾,成功的降到了二十以下。


只敢安安分分的守在沙发上的吴邪看了看自己提示低电量的手机和骤然自动调节的光亮度,欲哭无泪。


开启省电模式后手机还能保持一个小时左右,当然光亮度要最低,仅靠这微弱的光芒的吴邪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双臂,整个人缩成一团,脑袋狠狠的埋在双臂之间。


吴邪很不想承认自己怕黑,更不想承认自己现在眼眶红了,所以在这时候开始唾弃那个被自家三叔骗去下斗的闷油瓶子。


下斗这种事本来吴邪是不允许的,连随行的黑瞎子都说人家小两口儿过的好好的三爷何必呢,但最终还是没拦住三叔的坑蒙拐骗。


前几日担惊受怕都在今天晚上张起灵打来电话说出来了明天回去中烟消云散,吴邪才得以安心的去睡觉,却不曾想到从下午开始下得雨让整栋小区都停电了。


“死闷油瓶子,告诉你别被三叔骗了你还中招,等你回来了你看我不骂死你!”


毫无底气的话语从吴邪的口中呢喃出来,尾声消散在空气中,大门外一阵开锁声让他惊觉,拿过一开始放在旁边的棒子,站起身来对准大门。


外面是谁,难道是小哥?不对,他明明说明天回来。仇家?这地方能有谁知道。小偷?敢进来就砸死你,我就不信你还能放倒你小三爷我。


吴邪握紧手中的棒子,大门开了,本应黑暗的地方却透露出一丝明亮的光线,是手机的屏幕,门外传来的声音让吴邪松了手,眼泪不知不觉盈满眼眶,顽强着不落下。


“吴邪,是我。”


张起灵清冷的声音响彻在吴邪的身边。


-

【黑花】

(解雨臣厌雷雨声设定)

解雨臣躺在松软的大床上却久久不能入眠,而能让自己无法入睡的原因不外乎是,解家出事。


但这是在没遇见黑瞎子之前,现在让解当家无法入睡的原因是,长期在他身边不害臊的墨镜不在了。


如果是简单的出门两天那还好,但这次是出去下斗。


下斗啊,虽然道上赫赫有名的南瞎北哑一个不落的上场了,但由此可见这是个凶斗:

“那该死的黑瞎子竟然还不让爷我跟着去,知不知道我出山是要花大价钱的!”


当然这是和吴邪打电话时的气话。


等打完电话洗完澡后,看向窗外才发现下起了大雨。


雨声还掺有雷,这让解雨臣不着痕迹的皱皱眉,本就在心里对于黑瞎子的担心久久不散,这下还有讨厌的雷雨声,今天晚上还能睡着吗。


果不其然,解雨臣躺在床上辗转难眠,雷雨声一直像是在耳边炸开,吵得他难受。


这时候他突然想起了在这种时候会用手掩住自己耳朵,一边在旁边低声说你看没下雨没打雷的人。


一直放在床边的手机突然发出响声与亮光,解雨臣抬起身来拿过手机,发现是一条短信。


“花儿爷~你现在肯定在睡觉吧,放心睡吧瞎子这儿没问题,出了斗了明天回来,今天没下雨也没打雷,花儿爷安心睡吧,不要太想瞎子哦~”


解雨臣看着手机佯装发火:
“死瞎子,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你有本事现在回来,看爷不收拾你。”


骂完后的解雨臣又看着手机发呆,窗外的雨没有一点变小的趋势。


“明天回来,你说没下雨没打雷有什么用,你回来在爷耳边说啊。”


话音刚落,解雨臣就感觉到自己耳边的所有声音都变小了,一双带着窗外那微凉的空气的手轻轻把耳朵掩住:
“听从花儿爷的召唤,瞎子回来咯,你看花儿爷,没下雨没打雷,咱们睡觉吧~”


解雨臣拿着手机的手垂放在床上,骂人话却透露着丝丝笑意:
“把这瞎子拖出去打死,算爷的。”


窗外的雷雨声似乎不怎么讨厌了。


这次花儿爷没喊人呢。

-

【Fin】

评论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