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这里小恫。
本文又名。
《西洋乐与民乐之间不得不说的八卦故事》
致力打造包容型霸道总裁式的王文师哥。
【大雾】

-

【START】

-

「One」


李由和王文确定关系的时候有点懵逼。
毕竟谁不知道西洋乐区的王文师哥把操行分看的比自己的命还重要,那几声斩钉截铁的“你要早恋,我要出国”这类的话语,已成为了早期双方的拒绝名言。而综上所述,最重要的一条在李由的脑中形成。
原来王文师哥的性取向是男孩子吗?
这可把在民乐区练鼓的李由给吓到了,吧嗒两声手上的鼓槌就掉地了。
陈惊在弹扬琴的手也停了下来,一脸嫌弃的看着练习还能发呆的闺蜜,收拾收拾径直出了门,跑去偷看千指大人王如瞳和小提琴首席郑有恩的爱恨情仇了。
虽然西洋乐和民乐的恋爱鼻祖是王文师哥和李由师弟来着。

「Two」

在两乐区脍炙人口外带让新生们津津乐道的大事不外乎是弹扬琴的陈惊师姐向着弹钢琴的王文师哥表过白。
不清楚这件事关系的天真新生们从老一辈断断续续的讲述中猜的哪叫一个乱七八糟。
比如说什么,其实王文师哥是喜欢陈惊师姐的,都怪那操行分出来捣乱。
磕着瓜子偷听的陈惊满脸无所谓的吐槽到:“不不不你们王文师哥一开始就没喜欢过我。”
还有什么,李由师哥其实是无辜的,说什么两位师哥在一起是瞎扯的。
改为吃着西瓜的陈惊听到这句话,一把把吃了一口还有大片瓢红的果实给丢到不知道那个疙瘩里去了,表情郑重的坐到师妹们旁边:
“我和你们说,师姐作为当事人之一,可以非常认真的对你说,你们的李由师哥,一点都不无辜。”

「Three」

一个新故事在两乐区唱响,李由成为了谈论的中心。
清楚了前因后果的李由抛弃了自己当小弟多年的使命感,拿起自己敲大唐鼓的鼓槌,气势汹汹面色如黑,一言不发的要去砸陈惊的扬琴。
陈惊的喊叫声让整个练习区像地震似的。
围观群众看着古筝大佬王如瞳第一次放弃高冷形象,一副心灵鸡汤导师一样拦着李由,而郑有恩罕见的没有出现在这个地方,人影都没看到。
胆小如鸡的陈惊被李由惊人的磅礴气势吓得像老母鸡一样护住自己的心头宝扬琴,一边心里默默地祈祷郑有恩能把长期未出现的另一位当事人,弹得一手好钢琴的王文师哥赶紧请过来。
姗姗来迟的郑师姐一路优雅的小跑,后面却没跟着个人,陈惊透彻心扉,这关键时候,难道王文师哥去图书馆了吗!
事实证明郑有恩提前跑过来是好给师哥开路,不然到时候过来劝架的核心人物因为挤不进去就尴尬了。
杵在陈惊旁边的李由对着空无一人的走廊突然抖两抖,下一秒瞬间缩到王如瞳的身后去了。

「Four」

没人见过王文师哥,是因为他要出国,所以长期在图书馆里头。
而这次能在练习区找到他,郑有恩不得不要感谢神明。
校草自然随身带着一种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的完美出场方式。
修长的双腿,挺拔的腰身,在西洋乐的服饰下衬托的更加好看,骨节分明的双手更是再加一分,最后是最重要的颜值,不出意料,此起彼伏的花痴声停都停不下来。
被郑有恩从王如瞳身后拽出来的李由正看起来乖乖的坐在琴椅上,但是王文走近的时候,又坐到鼓上面去了。
把练习室围的里三层外三层的群众们还在吸着师哥的美貌,而老一辈却在悄咪咪的准备退场。
谁也不想吃狗粮吃到饱不是吗。

「Five」

传说西洋乐的王文师哥和民乐的王如瞳师姐是本校的高冷传人。
一位是高冷在心里,被人暖了。
一位是高冷在表面,暖在心里。
都说这贴心小棉袄是母亲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当了将近三年的小弟李由,其细心程度可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被整个502宿舍的人戏称为……
校草的护身大衣。
当即李由一把摘了眼镜不顾宿管大妈的威压打算跑上去砸乐器。
那时候也是王文过来解决的,这办法,百试不厌。
回到现在。
老一辈的师哥师姐已经远离战场,藐视着远处黑压压的人头,心里默念。
愚蠢的新生,你们即将掉入文由大坑。

「Six」

王文被郑有恩找到的时候就明白发生了什么,让师妹先走,王文无奈的收拾起自己的东西,感叹自己在琴椅里准备好的东西可真是时候。
果不其然,自家已经变得比钢琴还重要的师弟正因为男孩子的尊严生着气。
缓缓的单膝蹲下,王文看着李由摘掉眼镜的眸子。
东方人的眸子都是一成不变的黑色,王文在见到李由的眼睛的时候却有一种幻觉,这双似乎有着耀眼星辰的眼睛,泛着萤火虫的光泽。
“不生气了,好不好 。”
王文的嗓音像大提琴一样低沉好听,像安眠曲一样缓缓流淌在耳边,生着闷气的李由总算有点反应,看向王文柔和的双眸。
王文明白自己的小师弟是一个好脾气的人,生了不管多大的气都会先反省自己做错了什么,称热打铁的他,加紧攻势:
“我把练琴室让给你涮火锅,怎么样?”

「Seven」

陈惊在学校里的另一大故事便是,这位旷世奇人,厉害到能用饮水机涮火锅。
现在从王文师哥这里听到这种接地气,完全不符合师哥高冷优雅的这三个字,集体有些愣。
坐在自己的大唐鼓上的李由,看着蹲在地上都那么好看的王文。
王文比李由高了有好多,就算这样的姿势李由都是正视着眼前的人,盯着王文,李由开始讲条件:
“我要吃牛肉。”
“好。”
“肉丸。”
“吃什么都行。”
“那我要辣的汤底。”
“不行。”
被拒绝的李由鼓鼓气,但是吃火锅的美味和辣的汤底来比还是前者更好,再讨价还价说不定今天只能吃营养餐了,拉起王文的手算是答应了,和他一起走向西洋乐区。
后边的一众人群满脸懵逼。

「Eight」

陈惊在民乐区门口上演起琼瑶剧。
“这个忘恩负义的油渣!勾搭到师哥就能去西洋乐区涮火锅,为什么老师不检查啊啊啊啊啊!”
王如瞳一脸冷漠的走过,打算等下了课带郑有恩去吃饭。
吃火锅。
再次跑到西洋乐区的吃瓜群众看着王文把李由带到练琴室,轻轻掀开琴椅盖。
满椅子的食材。
过了几天,学校里私底下的传说故事又改了,这次变得极其正常。
专业哄妻的王文师哥。
这个故事看起来能流芳百世呀。
从看少女漫改到看耽美漫的陈惊吃着西瓜频频点头。

「Nine」

王文扶着钢琴看着吃得正欢的李由,嘴角微微勾起。
余光内看到郑有恩在门外和师妹谈论乐理,打开房门向外边丢了句话:
“麻烦帮我带瓶牛奶。”
啪嗒一声,门又轻轻关上了。


「Ten」

王文喜欢上李由的那一刻,就发现。
操行分什么的,不重要了。

-

【END】

-

望大家喜欢。
文笔渣到透。

小心翼翼的求评论。

评论(10)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