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暂时主食雷安。
冷cp自割腿肉。

忙于出冷cp的本子,暂时性更新缓慢。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颜即正义》

国庆贺文,看着亲戚卖鱼时突如其来的脑洞。
在往下看之前,各位看官大佬请和我一起向阿赛尔致歉。

-

【START】

-

「Zero」

你听说过吗?
在燕坪小镇里头,有着一个极大的集市。
它有一个极其高大上的名字。
这集市里呀有户以卖鱼为生的人家,据说这户人家使刀那是一把好手。
我们的故事,要从这里说起。
这集市的名字?
我想想,对,帝国余辉。

「One」

卖鱼好手阿赛尔觉得自己把自家哥哥给叫回来是好事来着。
毕竟谁也不会和钱过不去。
正卖完鱼数钱的秦老板在不经意之间流露出了奸商般的微笑。
神荼穿着平日里的皮衣坐在椅子上靠着椅背,经过锻炼的两条大长腿互相叠交在一起,淡漠的苍蓝色眼眸掩盖在下面,一副闭目养神的美男图差不多持续了一个下午,然而围观的各色女士之中却丝毫不见得有看腻加审美疲劳的,集体在远远的三米外犯着花痴。
等阿赛尔收拾好店铺,神荼已经睁开眼睛站了起来,视线盯着外面那堆人群。
“怎么了?”
因为有钱赚而和神荼好好说话的阿赛尔发出疑问,眼神跟随着往外飘。
“没事。”
只是一瞬,神荼把眼睛就撤开了。
以为自家哥哥看上哪家姑娘了,阿赛尔思考着去打探打探,结果听到那群观众们中出现的讨论声。
“唉,这是阿赛尔的哥哥?这长得也太好了!”
“可不是,这阿赛尔长得也好可爱,可比起他哥……还是差了那么点呀。”
气到飞起的阿赛尔抬脚就走,尘土飞扬。
你就孤独终老吧哥哥!

「Two」

安岩身为THA酒店的后勤经理,每日的任务之一就是在酒店九点开门之前,在最近的集市里买好清单上所有的食材。
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大早上,我们有着远大志向的经理深深吸了一口乡下纯净的空气,带着还没睡醒的助手江小猪骑上自己的蓝色小绵羊驶向集市。
十分钟的路,被工作至上的安岩硬生生压缩成五分钟,后面辛辛苦苦骑着破三轮的江小猪欲哭无泪的死命跟上自己的顶头上司,到达的时候气都喘不匀了。
安岩精神焕发的向着菜场进军,看着半死不活的江小猪突然想起自己刚进来的时候,被当时的后勤经理包妮璐包姐也差不多整成这样,不禁同情起他来:
“小猪呀,我们都还是豆蔻年华,青春对于我们来说并不是稍纵即逝的,我们要好好把握住眼前的时光,业绩上升,出任CEO,迎娶白富美,想想都有点激动对不对!”
江小猪听的嘴巴都张大了,他才看明白自己的上司原来是一个潜在的中二病少年,还是连性别都能搞混的。
大哥,你不是研究生毕业吗,豆蔻年华不是形容女孩子的吗?
江小猪在心里默默吐槽。
然而槽点太多,不知从何吐起。
掩面往前走的助手不想认识前面跟乡下人进城似的经理。

「Three」

又是一个万里无云的早上。
阿赛尔早早的摆好摊子,把自家老年人作息的哥哥带到一旁,坐在小板凳上托着腮盯着鱼,等着早市的繁忙开始。
要说这秦家的卖鱼史,那可说不出来,我们就来谈论谈论,关于秦家第不知道多少代的神荼和阿赛尔吧。
这哥哥神荼,早年被父母送去学武术,原因是秦爷爷的教诲,在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找来的老朋友当师傅,我们的集市男神神荼,成功改名去学了看起来像神棍的其实就是神棍的馗道,还顺带读完了博士。
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丢了老本行,完成学业的神荼再一次被师傅丢到了在老家卖鱼的弟弟阿赛尔那里。
弟弟阿赛尔,已鉴定完毕为中二病晚期,虽然没有和哥哥一样去学了武术,但那用刀宰鱼的手法在整个集市上那也是最顶尖的,再加上不知道这么回事其实连本人都不知道这么回事的长不高的原因,成功让一些大姐姐们沉迷于看起来只有十五岁其实已经二十多岁的小正太。
发完呆的阿赛尔已经看到有几个人站在摊子面前,赶忙开始工作。去鳞,从中间切开,取出鱼泡戳破,把鳃和内脏都清理干净,冲洗干净后剁成一块块,收钱递货,整个过程不过三分钟。
不得不说这个工作效率非常快捷,购买食材迅速的安岩刚到就被这精准利落的手法给吓到了。
“这是哪家卖鱼的呀?没见过?”
来到这个小镇子还没有一个月的安岩问江小猪,土生土长的乡下人的第一八卦特性就在这时排上了用场,助手快速的搜索了一下脑内的记忆,最终锁定在问谁谁都知道的卖鱼大佬阿赛尔这个区域。
“这是秦家的地盘噻,看到那个孩子没有,整个集市的霸主的嗦。”
江小猪操着一口不知道哪里的方言为安岩解了惑,小道消息还算灵活的经理用着自己研究生的智商弄明白了。

「Four」

阿赛尔卖鱼正买的不亦乐乎,看着手上源源不断的钱脸上差点破功。
本应像来到这一个多月一样,日日坐着装逼啊不是,是闭目养神的神荼却抓着阿赛尔给钱的空子,大长腿一伸,一步就到了砧板前,没有拿手边的菜刀,手里蓝光一闪,一把奇形怪状的玩具木剑就出现了,抓起一位客人要的鱼就动起手来。
顾客还在质疑这木剑的锋利程度,转过头来的阿赛尔寒毛都竖起来了。
亲哥!神器啊神器!惊蛰是神器呀你就这么拿来剁鱼?菜刀不好用吗这么铺张浪费!你是这么奢侈装逼的人吗?
阿赛尔看着手上比之前还要快速过来的纸币识相的闭上了嘴。
安岩正挤在外围找空打算买鱼,挤着挤着发现卖鱼的换了个人,这次的手法比上一个还要果断,刀刀似乎带着残影,还没从眼花缭乱的动作里回过神来,鱼都不知道搞定几条了。
江小猪尽职尽责的向阿赛尔订着活鱼,安岩余光一抬,瞄到了这时在卖鱼的神荼的脸。看起来像丝绸一般柔顺的墨发,那双苍蓝色的眼睛宛如平淡无奇的大海,棱角分明的一张脸,安岩觉得自己研究生的学识似乎无法去详细解析这张天神般的脸。

傻愣住的安岩没有注意到神荼嘴角的一抹笑。

「Five」

江小猪发现最近自己的上司安岩动不动就跑到集市上去了。
又一次酒店换班,助手用目光送别经理,看着他跑进集市。
阿赛尔坐在板凳上磕着瓜子斗着地主,旁边的钱篮子放眼望去满是蓝色绿色和红色。
神荼那边鱼鳞飞溅,身上却丝毫未沾,神情淡然的卖出了一条又一条的鱼。
成为小迷弟的安岩藏在旁边卖鸡的老板的大榕树下,一瞬不瞬的盯着,神荼的脸。作为从小学到现在,还在二次元大坑里的一枚隐性宅男,内心遵守着动漫界的一大准则:
颜值即是正义,没有任何东西比颜值重要。
而神荼,完美的诠释了这句话。
安岩看着神荼挺拔的腰身,具有爆发力的四肢,要溺死在其中了。更别说他操着惊蛰一刀下去,血肉横飞,鱼血在神荼白的不像话的脸上留下了痕迹,杀伐狠绝的气息扑面而来,小经理的膝盖差点就软了下去。
妈妈就是这个人撩我!
内心戏翻腾的安岩所是想。
隔壁宰鸡的老板用看智障一样的眼神看着他,手上握着挣扎不止的鸡,纷乱的鸡毛和撕心裂肺的惨叫让双方的场面异常和谐。
阿赛尔的瓜子掉了满地。
他想骂娘。

「Six」

一天过得更快,转眼就是明天了。
早早起来的江小猪被安岩告知我去买鱼你去买其他食材。
助手看着足有五十厘米长的清单,内心奔腾过千万匹马。
这样的日子过了将近一个月,安岩日日家里酒店集市三边跑,三点一线。难道这就是事业爱情两不误?大堂经理包妮璐如是想到。
江小猪越来越受不了这样的现状,就在他想要投诉的那一天,顶头上司安岩早早的回到了酒店。
助理像是见了鬼一样看着失魂落魄的安岩,小心翼翼的上前,结果经理哇的一下哭了出来。
“小猪!他要回去了!为什么呀!难道他是学生放暑假吗!欺骗我感情!”
说完还摘下眼镜摸一把脸,眼泪鼻涕糊了满脸。
江小猪颇为嫌弃的递过纸巾,添油加醋的说了一句:
“你不会是喜欢上神荼了嗦人家可是男人噻。”
安岩差点没把江小猪给掐死。

「Seven」

阿赛尔享受了将近一个月的真大佬生活,每天等着收钱,这日子过得极其滋润。
一直持续到神荼见了那个迷弟,阿赛尔发现他的苦逼生活又回来了。
这次还多了个嫂子。
把活鱼抓进框子里的阿赛尔满脸生无可恋,扑哧的鱼甩着尾巴,甩了小叔子满脸水。
愣愣的看着游得悠闲的鱼,腥臭的鱼水滴答滴答的往下掉,此时阿赛尔满脑子只有一句话。
你大爷的。

「Eight」

THA有了一位专门宰鱼的师傅。
姓秦。
师傅用的刀,叫惊蛰。
脸上无表情,内心妈卖批。
然而惊蛰不敢。

「Nine」

住在小公寓的后勤经理安岩,突然搬家到了燕坪小镇里头最大的别墅里。
别墅的主人,姓秦。

「Ten」

卖鱼大佬旁边的卖鸡大佬吴老板,带着他家专业宰鸡的张师傅挑事去了。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

【END】

-

强行凑十。
这篇文的仇恨是我拉的最多的。
顶锅跑。

评论(11)
热度(50)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