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摄影师雷×作家安

ooc请注意。

-

【START】

-


“先生,您好,您叫安迷修对吗?”

“啊,是的。”

“您的快递到了,请签收一下。”

“哦,好,我马上过来。”

安迷修挂断电话,看了眼窗外,存档合上电脑,随意的拿了件外套就出了门,外头的天气很冷,让他打了个寒颤。

向来口硬心软的大作家开始想念自家的人形暖炉了,在这种天气下,要是那位脾气不好的摄影师在,自己是绝对不可能出来拿快递的。

不是雷狮自己去拿就是逼得快递小哥送货上门还不带小费,虽然后者占了多数。

紧紧外套的领子,安迷修加紧脚步往目的地赶,从当上知名作家开始,锻炼这件事就从此离他远去,耐寒的程度很明显的下降,他对自身的体质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要是再呆多一会儿,估计明天就要感冒。

冷风吹的很厉害,安迷修使劲儿的眨着眼睛,生理泪水汩汩的往外冒,鼻尖冻得通红,勉强的走过街角,躲进一家书店内缓缓气。
店内的暖气开的很足,安迷修并手哈气,渐渐地回暖,拿出手机看了眼时间,并不早了,看来自己的体质已经降低到一种程度了。

估计估计时间,再不过去可能快递小哥都走了,本来穿的不多的安迷修叹口气,夺门而出。

“咳咳咳!”

包的像个团子一样的安迷修猛烈的咳了几下,脸色通红,呼出的气体都是滚烫的,取出夹在腋下的体温计,38.8℃。

看来还是感冒了,安迷修无奈的放下体温计,从床头柜上翻箱倒柜的找出一盒药,上面有着一层薄薄的灰,属于作家的骨节分明的修长手指轻轻的拍了拍,看了眼保质期,看来还没过期,掰下几颗药粒,就着温水喝了下去,再把自己摔回床铺,安迷修有点昏昏欲睡。

雷狮还有几天回来?

意识沉沦的最后想法。



今天是雷狮外出取景的第七天。

庄严而又肃穆的唐古拉山山巅的照片让雷摄影师很满意,离机票上飞机起飞的时间还有三个小时,雷狮却有点心慌。

不知道家里的白痴作家有没有好好休息,这让雷狮有点烦躁,整理出来的图片混乱不堪,放下电脑只好作罢。

雷狮没有抽烟的习惯,但每每牵扯到安迷修的事,他总有种无法控制想靠尼古丁来冷静自己的冲动。

摄影这件事说危险不危险,但要拍出震撼人心的效果,像唐古拉山的俯瞰景,雷狮自己心里也没有一点把握,大自然的威严让人捉摸不透,自家的小作家又细心敏感,在这件事上,一向自负的雷狮都不得不撒了一个小小的谎言。

还好摄影师的幸运值算是满点,在经验十足的向导的帮助下,这次的拍摄很成功,拍摄完就下了山,各拉丹冬主峰足足有六千多米的海拔,雷狮的高原反应并不剧烈,但身体不受控制这让他并不好受,在山脚下远远的望向整个山峦的全景,雷狮取出摄影机,对好焦调好光亮,随意的拍了下来。

抬眼望去雪白一片,星星点点的垫状植物点缀在其中,这张照片的技术含量并不高,摄影师却看了许久。

放置好摄影机,雷狮向原住民道了谢,拉着行李箱前往机场。

唐古拉山是长江的发源地,一路上的河流不算多也不算少,雷狮任由头发被吹的凌乱,刮过耳边脸庞的风刺激着眼睛,他只好眯着眼。

青藏高原的马匹很多,雷狮可以看到飞驰的几匹马,他联想到了安迷修,那位明明是现代作家却对中世纪骑士异常执着的笨蛋。


“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安迷修窝在床上,打下最近截稿期的文章的结尾。

骑士先生的爱情,多像故事里浪漫完美,在安迷修长达五年的作家生涯中锻炼出的文笔,俗套的故事却能让读者们爱不释手。

感冒还没有好,安迷修端着水再次吃下一餐的药片,最近几日的天气狂风大作,今天干脆下起了雪,家里并没有存食,这变化多端的让安迷修的摄食都靠快递小哥一手承担起来。

谢过冒着风雪送餐的快递小哥的热粥,好心的作家塞了杯热牛奶给他,在小哥的道谢中闭合上了公寓的大门。

手上的粥温度刚刚好,不凉不烫,大作家小口的喝着,浏览着面前电脑上的网页。

圣马丁岛的漂亮是世人共见,安迷修并没有摄影师的审美观,但四面环海,一望无际,洁净的沙滩,碧蓝的天空,这样的视觉冲击感让他深深的感受到了。

雷狮是去这里拍摄了?

安迷修脑子里跳出一个疑问,成名的摄影师外出拍摄的时间很多,每次带回来的照片安迷修都会很惊奇,他不懂拍摄的技术,雷狮拍摄的他单纯的觉得好看,是他看过最好看的照片,也是连他都无法用语言形容出来的好看。

时间很快到了晚上,安迷修躺在床上有点昏沉,他有点担心感冒不能在雷狮回来之前完全好,要是被发现了安迷修估计自己在下次截稿期之前又要远离电脑很久了。


安迷修睡着了。


雷狮到达飞机场的时候天色有点阴沉,看起来一场恶劣的天气要袭来,冬天永远不会过于美好,摄影师观察天气的技术还算可以,他可以保证在天气到来之前自己的这班飞机不会延误。

过完安检的雷狮拿着换好的登机牌来到候机厅,不用换机改票让并不喜欢麻烦而心情急躁的雷狮舒缓了一下,他坐在登机口附近的椅子上休息一下,青藏高原的路并不好走,坐在车子上的雷狮觉得自己的胃在翻腾。

广播不久响了起来,雷狮快速的登了机,六小时的飞机是会使人疲倦的,更别说刚从雪山上下来的外来人,雷狮现在就想休息,好好的休息一下。


飞机起飞了。


安迷修是被闹钟吵醒的。

今天是雷狮离开家的第七天,安迷修意识到自己已经七天没见到雷狮了。

明明平常都是吵架的。

安迷修看着手机上的日历,轻轻的把雷狮去摄影的日子念出来。

有点想他。

下床洗漱,安迷修看着另一条毛巾有点发愣,定好餐的安迷修发现手机上的消息是两份订餐。

打扫房间的时候又不经意发现雷狮乱丢的衣服,安迷修下意识得叫出声。

“雷狮!你又…”

突然停了下来,发现雷狮不在。

安迷修把自己包进被子里发呆。

雷狮一不在,自己就这样。



雷狮下了飞机才发现下雪了。

这种天气让雷狮皱眉,家里一写起文就不管不顾的小作家让他有点担心,办好手续的雷狮去拦车,报出地址就拿出手机给安迷修打电话。

没人接。

雷狮的眉头皱的很深,从机场到家不算远,他心里清楚安迷修就算生病了也可以照顾好自己,但这种感觉并不好,像登上唐古拉山山巅,看着白云与山岚时,高原反应突然起来,眼前一花。

时间不长,雷狮给了钱下车,拉着行李箱急匆匆往家里赶。

他想马上见到安迷修。



安迷修拿起手机打算看时间却发现没电了,插上电源,手机慢慢的开了机,一个提示消息出现在屏幕上。

安迷修点进去,想着是不是编辑有什么事情找他。

未接电话,雷狮。

他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雷狮拿出钥匙卡,猛的一刷开了门,力度很大。

前脚还没迈进去,雷狮就感觉到怀里多了个人,冲击力让他倒退了一步。他赶紧用手环住冲过来的人的腰,免得因为惯性摔倒。

安迷修一把抱住了雷狮。

“欢迎回来。”

-

【END】

-

安哥真的好可爱。

我就是想看他们秀恩爱。

-


续文:《冬至余凉》


-

评论(5)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