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雷安是第一次尝试写呢。

很明显写的不好,看到一位小天使想要的后续,能够喜欢真是太好啦。
摄影师雷×作家安
ooc注意。


前文:《山海于雪》



-

【START】

-

作家的作息在截稿期来临之际是很混乱的。

被雷狮知道自己在他去唐古拉山时感冒了被狠狠地训了一顿,电脑被收了将近两个星期,只剩下五天时间来赶进度,安迷修现在在尽力保持正常作息不惹大摄影师的基础上完成目标。

大作家伸了个懒腰,放在书桌边上的日历有一个用红色马克笔圈出来的日期,明显且瞩目。
上边儿还加了几个强调重要性的小星星,特地用黄色的荧光笔画上,安迷修以自身为代价嘲讽了一下雷狮不同寻常的幼稚之处。

离日历上的日期还剩下两天,截稿期刚刚好对上,安迷修不知道是该难过还是高兴好,把刚完成的一章整理好格式,客厅方向传来了摄影师的高声呼喊时并不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安迷修!出来吃早餐!”

“好!”

作家轻轻关上房门。


雷狮的作息时间向来很规范。

除了安迷修知道自己是去唐古拉山被踢出房间睡客厅的时候,第二天起来的比平日晚,但不愿承认的摄影师认为是因为自己在沙发上休息才造成的后果。

打开冰箱,雷狮觉得自己不在的一个星期安迷修大概是把贼放进家里来翻腾了个遍,这贼还饿的不行,偷的那叫一个干干净净,比新买回来还要冷清。

雷狮无奈的关上冰箱门,忍住想去和安迷修对骂起来的冲动,烧开水丢了一把面条进去。

遇水煮开的白色面条变得很柔软,不像一开始的易掰碎,木质的长筷子伸进缝隙,轻轻的把面条抖开。

雷狮的动作很利落,葱绿和葱白被一起撒进碗里,香菜也切的细碎,配上浓厚的生抽,透亮的食用油以及细小的盐颗粒,暂时化身为厨师的雷狮端起两碗热气腾腾香气扑鼻的面条,出了厨房。

除了冰箱的惨状,家里的其他地方都挺干净,雷狮放下碗,把脏乱的衣服一股脑丢进洗衣机,片刻后机器开始工作的声音响了起来。
摄影师把这喧闹的场景抛在身后,去喊作家吃面条了。


安迷修自觉的坐在加了葱的面条碗前,雷狮日常大爷一样坐着,托着腮让面放凉些。

就像安迷修无法适应摄影师为拍摄照片而挑战极限,雷狮这样有实力不甘于平凡的人也无法接受作家宛如咸鱼一样的生活,清淡的葱花满足不了雷狮,略带有些刺激的生香菜和安迷修完全没有共鸣之感,作家看着摄影师在碗里加入一大勺的辣椒,乖乖的低头吃自己的。

安迷修喝完最后一口汤,抽出张纸巾擦手,舌头在唇上流连几番,雷狮的厨艺着实不错,被摄影师养叼嘴的作家抬头就看到对面的人把一整碗加了辣椒入目一片红的汤底给喝了。

端起碗筷快速进厨房,像安迷修这种因为自身工作原因而对身体在不工作中的健康有着极高要求的人是看不下去雷狮这么恐怖的做法的。
下次要让雷狮做苦瓜吃。

擦着滴水的手的安迷修如是想。


年轻有为,著名作家在怀,在摄影界中,雷狮不仅仅是杠把子,还是被众人说是人生巅峰的存在,此时正和那位作家,十分日常的逛着超市。

“雷狮,很明显这条鱼不好。”

安迷修指着一条瘫在角落的草鱼,对后方挑着油的摄影师提出建议。

“你要吃就说。”

头也不抬的回了一句话,安迷修也没在意,继续瞪着自己湖绿色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那条其实已经死掉的鱼。

一直到工作人员把鱼捞走,雷狮溜达了整个生鲜区,不常来超市的作家才收回视线。

雷狮停在安迷修身边,帮他整理了一下围巾,拉着他禁止他丢脸的去往蔬果区。

擅长用细致入微的描写来刻画人物与剧情,安迷修的观察能力不亚于有着锐利直觉的雷狮,在摄影师挑选猕猴桃的空档,柚子和他来了一场深情对视。

雷狮买好东西就看到安迷修低着头思考样的盯着柚子,但上方的灯光无论多么柔和把安迷修多么美化,雷狮看向笨蛋一样的眼神还是直直的落在作家身上。

“快走,别像个第一次来超市的样子,白痴作家。”

仗着有一米八五的身高,雷狮一手推着购物车一手拉着安迷修,往收银台走去。

安迷修还是不忘回头盯着那一堆柚子。


等到雷狮把买回来的东西整理好,衣服晾在阳台上,安迷修已经以超光速的爆更,把厚厚的被子往头上一盖,团吧团吧打算睡觉。

雷狮看着暖黄色的墙上挂着的钟,时针指向十点钟。摄影师青筋暴起,咬牙切齿的一把掀起被子。

“安迷修!给老子起来!”

等被子缓缓落地,安迷修拿着不知道何时出现的雷狮的摄像机,站在床边,满脸冷漠。

“来战吧恶党。”

摄影师愣了一下,随即勾起嘴角,笑的肆意又妄为。

“哼,拿了也没办法,砸了就砸了,本大爷有的是钱,再买一台,存储卡可是在我手里。”

还没等雷大爷嚣张完,安骑士举着锤子要砸放在地上的一张小小的卡。

“安迷修!冷静!放开我的卡!”

窝在床上的安迷修睡得很安稳,雷狮轻轻的拨弄作家略长的发丝,不自觉的把自己的呼吸也放缓了。

衣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雷狮快步走出房间,安静的空气里喧闹的源头远离。


冬日的暖阳很少见的露了个头。

安迷修站在艺术馆的门口,掏出包里的门票。
著名摄影师雷狮的摄影展,懂行抢票抢的鸡飞狗跳,不懂凑凑热闹陶冶一下情操,反正被人夸得神乎其神的,不妨来展现展现自己实则低下的智商。

安迷修少见的迟疑了一下,作为半个公众人物,进去的人多半有些认识的,自己一个和男朋友过了五年戒指都带上的家伙进去一问三不知,岂不是有点尴尬。

但比起这些,不进去是真的玩完吧。

大作家晃晃头,脑袋上的呆毛也跟着晃,安迷修看着艺术馆开馆,门票一交当了先锋。

这可是八百里加急完成爆更任务空出来的假期,就看看这恶党拍的照片吧。

一楼是休息处,安迷修挑了杯热牛奶喝着,等着电梯从上头下来。

等到他牛奶喝完,电梯姗姗来迟,门一开,接待的小姐微笑的看向安迷修。

“您好,先生。请问要去几楼?”

“呃,二楼,谢谢。”

安迷修看向有五个按键的电梯,保险的说出第二个楼层。

“唐古拉山奇景,请。”

看来这就是雷狮上次七天不在家去拍的照,安迷修对小姐点点头,展开一个微笑,出了电梯发现,一个楼层,很大。

前面是青藏高原随意的一些摄影,技术含量不高,但取景的位置很巧妙,继续往前走,慢慢的出现几张唐古拉山的照片,用金黄色的相框装裱着,与满山的雪白结合,很顺心。

看过雷狮的存储卡,安迷修算是一目十行,到了最后一幅,他也没有发现自己不熟悉的。
看来就这么多了。

整个艺术馆的设计是首尾重叠,你在这端进的是开头,你在这里的电梯上去就是上面一层的开头,避免走回去的路途过于麻烦。这一头的电梯里是另一位接待小姐,安迷修按顺序上了三楼。

“余晖,请。”

这都什么奇怪的名字。

安迷修在内心吐槽到,他很清楚雷狮这个人发自内心的奇怪,很明显这个摄影展也是和他一个样子,三楼的摄影都是日升日落,太阳总露在一座山的身边,同样金黄色的相框,大作家有点疑惑为什么还没人上来。

难道雷狮拍的照片太好让人都留在下面不舍的上来了?

安迷修再一次踏上电梯,第四楼的电梯照常一位小姐。

“常规,请。”

安迷修放弃吐槽,这一层的照片全是,自己家。

作家瞪大双眼往前走,照片的场景再熟悉不过,客厅,厨房,阳台,书房,卧室。

这毫无技术可言的摄影展到底是为什么出现,自己还要浪费时间参加,连这种照片都能出现,雷狮怕不是要退休了。

想了想雷狮以暴力叮嘱的一定要上五楼的要求,安迷修眼前的电梯门开了。


好大,好空。

五楼的基本状况是这样,如果中间那幅用木质相框装裱起来的不是自己的肖像图的话,安迷修可能会冷静一些。

照片上的自己在休息,但拍摄的侧重点似乎也有落地窗外的风景,安迷修捂住通红的脸,他觉得现在有点热。

“安迷修,第五楼的主题就是你的名字,专门为你一人准备的摄影展,本大爷是不是很能干。”

雷狮从电梯里也走出来,走到自家小作家的身边。

“拿家里的照片来凑数,你这摄影展技术含量真低。”
安迷修掩着脸,闷闷的说出这话。

雷狮也不恼,调戏安迷修的目的已经到达,一抬手揽住作家的肩膀:

“猜猜看,四个主题一起是什么意思。”

“不猜,你个流氓。”

雷狮挑挑眉,拉着安迷修的手往电梯走去。

“这摄影展还是开放的,但包括第四楼的以上是不允许进入的,两个楼层本大爷来设计布置,累死了。我要回去充电。”


“雷狮!你个精虫上脑的家伙!”


安迷修的粉丝们看着长达一个星期的请假条有点伤心难过。

-

【END】

-

我自己都不知道后边在写啥了。
想撒糖结果文笔支持不起来。
关于摄影的专业术语没有查资料,如果有哪里错误非常感谢指出(●◡●)ノ
 
@杏仁 用了手机会艾特了,这么晚才艾特真是抱歉,希望不会打扰到小天使ww
谢谢观看ww

评论(3)
热度(4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