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同名电影改编,ooc注意

-语言障碍王子雷x语言治疗师安

-【BGM:The king's speech

 

-

 

【START】

 

-

 

“我们对国王陛下的去世感到由衷的抱歉。”

“且让我们将国王陛下,交托于神,我们的造物主。”

令人民敬爱的国王陛下开始了属于他的长眠。

“国王万岁。”

母亲亲吻孩子的手背,作为第一位迎接新王的人。

弟弟迟疑几步,上前同时进行了吻手礼。

王伏在母亲肩上留下泪水。

“我可能无法超过父亲,但我希望我能做到与他相同。”

 

王子拿着手上薄薄的纸片,让司机停在路边。

车外大雪纷飞,行人神色匆匆,卡米尔拒绝了雨伞,将纸片收入口袋中迎面朝着目的地走去,那是一部电梯,两层老旧的铁门需要手动关闭,里面的空间很窄,卡米尔拉下电钮,机器缓缓运行起来。两层楼的功夫,卡米尔拉开了铁门,他拍拍厚重大衣上的雪,拿着文件夹向左边半开的门走了进去。

房间很复古,其实是足够损坏失修才会有这种感觉,这很简约,除了地毯就是长椅沙发和挂衣架。

“请问有人吗?”

卡米尔拉拉脖子上鲜艳的红围巾,隔着衣物声音闷闷的传出来,但足够清晰,不一会儿就有回应。

“是的!在这儿,请稍等!”

清朗的少年音,比起常人过分清脆了些。有节奏的脚步声击打在铺着毯子的木制地板上,屋子的主人从刚才进入的门后探出身来,手扶着门,一头棕发撞进视野。

“很抱歉,我去处理了一下预约文件,钦克先生。”

很清爽的白衬衫,屋内的温度因为暖炉确实不低,卡米尔点点头表示致意,主人脚步轻快的上前几步,与他握了手:

“我是安迷修,语言治疗师,虽然这句话不太好,但是我还是要说,您迟到了。”

安迷修松开手,拉开卡米尔身后的门,象征性的做出请的动作。卡米尔没有动,治疗师也没有强求,拿过架子上的西装外套利落的穿上,将脖子上有些松散的领带重新打了一遍,把左手上的手表调整到合适的感觉,这才再次看向客人。

“我的仪容不太好,请问您的哥哥,我的病人,没有来吗?”

看卡米尔没有进去的意愿,安迷修也就站在门口微笑的对着这位看起来不大的客人,这对客人的情况实在令他有些不适,毕竟迟到将近一个小时,这可不是一个太妙的时间。

“我并没有告诉他,并且我们的志愿不是他来,而是医生过去。”

“这听起来不太好,我是治疗师不是医生,我先声明,我要与您的哥哥建立平等关系,所以他必须过来。”

安迷修拿起柜子上的玻璃杯,对着桌上的牛奶和咖啡困扰的选择,这位客人的语气与态度让他有些生气,但良好的家庭教养制止住了他。

“平等关系?”

安迷修不可置否的点点头,最终杯子里是白色的牛奶,轻抿了一口,看着眼前的少年打开文件夹似乎是在看一份档案。

“看起来是语言协会向你推荐的我。”

“是的,是会长雅拉小姐。”

安迷修对于听见会长的姓有些惊奇,他以为凯莉应该不是那么拘谨的人。

“先生,我还是那句话,要您的哥哥亲自前来。”

 

卡米尔停顿了几下,这才接上话,文件夹的关闭带着一丝响声,他不清楚自己的大哥会不会因为又一位医生而生气。

“他无法前来。”

“因为什么?”

安迷修不相信的耸耸肩。

“您觉得雷斯特王子的名号足够吗?”

隐入门口的安迷修渡步再次出现在卡米尔的眼前,脸上的表情有些微妙,他微张嘴,在找合适的词语来形容眼前的情景。

“好吧,王子,名号足够大。我先确认一下,是那位长相感人智商感人打架超群气质优雅至今为止还是单身的雷斯特王子?”

空气中的尴尬显而易见,但是卡米尔却觉得这个形容并没有什么错误,反而十分真实。

“您指的是好方面还是?”

“他是王子当然是好方面了,谁敢说王子的坏话?”

颇具笑意的语气,四王子没有听出本该毕恭毕敬的气调,这着实有些奇怪。虽然大哥因为语言障碍在皇室之中是个笑话,但比起那做出荒唐事的大王子,胆识与智慧都远远占据优势,就卡米尔看来,他的大哥才更适合王储的位子。

没等卡米尔再次开口,安迷修率先下了驱客令,杯中的牛奶不知何时加上了咖啡,甜腻腻的味道让王子想起皇宫里糕点师的奶油蛋糕。

“好啦王子先生,想必您是卡米尔殿下了,麻烦您转告您的哥哥,我不管他是王子还是国王,想要治病就得听话,我等候各位光临!”

 

事实上,一般来说安迷修的事务所人并不会很多,虽远负盛名但一般都不会有什么客人前来,安迷修对于这种将自己与一般医生同类比的做法表示十二万分的不满,与其拜托医生,不如来找找专业人士。

“安迷修!你今天回来的怎么这么晚!”

治疗师刚把家门打开,他亲爱的妹妹就站在玄关处,高高的单马尾因为少女的动作而左右摇晃,艾比手里拿着台式电话,长长的电线另一端是急匆匆保持两者平衡的埃米。

“很抱歉,今天有位客人迟到了。”

安迷修温和的笑笑,放下手中的皮包,餐桌上的晚餐散发着腾腾热气,看起来是刚做好的。埃米接过姐姐扔过来的话筒,将电话放回柜子上,接着走进厨房端出小蛋糕。

“安哥,快来吃饭吧,别理老姐,她就是更年期。”

“你说什么!你个死孩子!”

“哎哎哎错了错了!疼疼疼!姐!”

安迷修看着他们打闹笑出了声,他又想起那位王子。

卡米尔殿下,真是稳重。真是没想到自己那小地方能迎接到皇室的人。雷斯特王子,按照平常来就行吧,就先前自己的态度,指不定来不来呢。安迷修放心的点点头,随即把王子的事儿抛诸脑后,轻松的吃晚饭去了。

 

雷斯特府邸

卡米尔刚回到府邸,就看见皇宫里的御医跌跌撞撞的跑出门,连礼节都忘了遵守,随即奔出来的女仆,慌慌张张的行了礼,朝着杂物间的方向绝尘而去。

帕洛斯第三个走出,无奈的端着一个金碗,里面是晶莹剔透的玻璃珠。

“皇宫里的御医都是些什么奇葩的人,嘴里塞着满满的珠子来说话,还要求口齿清晰,这是挑战极限吗?”

管家接过碗,卡米尔把大衣递给仆人,跟着帕洛斯往里走,皇宫的人永远装着些奇怪的想法:

“大哥对他们嗤之以鼻,但是每次的重大演讲都不得不使府邸里引来一位又一位医生。”

帕洛斯拉拉外衣的下摆,这衣服对于他来说太大了,眼前紧闭的房门都无法抑制里面瓷制品摔在地上的剧烈声响,两人不约而同的停了下来。

“你有找到那位,被说得神乎其乎的治疗师吗?”

“他叫安迷修,我表明了身份,但他没有表现出对皇室敬畏的样子。”

“那你打算带殿下去吗?”

“总要一试。”

 

第二天下午,安迷修事务所的大门被敲响了。


-

 

【TBC】


-


-更新时间不定

-一个试阅

-看情况继续更新


评论(1)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