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Simple Needs》

-魔改生化危机设定
-私设众多,ooc注意
-狙击手桃矢×指引者月

-

【START】

-

腥臭的血液味弥漫在每个角落。
木之本桃矢将自己的妹妹紧紧的护在怀里,年仅十五岁的木之本樱缩成一团,身体不住的发抖,手指无意识的将哥哥的深色衬衫抓出一条条皱褶,瞳孔的放大显得女孩更加的惊慌失措。
外头那些丧失人性的受害者正大力的啃食着人们的躯体,在这场变异中未能顶过所谓进化的人们,数量之大,全部都带着狰狞的死容,无生气的倒在昏暗的街道上。

自从生物病毒爆发后,天空就再也没有为幸存者们带来一丝蔚蓝的色彩。

长期的精神紧绷让木之本樱晕倒在桃矢的怀里,衣柜的空间放进下摆够长的衣服后就变得十分的狭隘,封闭的地方令空气有些稀薄,桃矢能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呼吸变得越来越急促,必须要开柜门放些空气进来了。
但爆发性大且持续性长的生物病毒感染者不知道有没有蔓延进家中,危险的巨大令桃矢有些踌躇不决,怀里的妹妹脸色渐渐向青白色变化,咬咬牙一把推开了柜门。

二楼安静的很,只有窗户外的丧尸嗓子里发出的嘶嘶声,房间的门关得死紧,桃矢松了一口气,看来房子下方的防御措施十分坚固。

父亲是否也化为了感染者的一员,这是现在在桃矢和小樱心中的一个疑惑的气泡。

无论如何,都要找到父亲。


木之本桃矢拥紧获得空气而脸色缓和下来的小樱,在心中暗暗想到。


翻出存放在小樱房间中的面包,真空包装让食物不像暴露在空气中那样容易被细菌当成生存的温床,打开高温消毒后的包装牛奶,浓厚的奶香味盈满房间,桃矢将昏睡的小樱唤醒,打算离开这座现在已经不能被称作为家的屋子。


能够维持生命的必需品不多了。


“小樱,快醒醒,把东西吃了。”
悠悠转醒的小樱愣愣的将面前的食物塞进胃中,看着桃矢在不大的房间中走来走去。
“哥哥,我们要做什么?”
“离开这里。”
桃矢把背包拉链一拉,递给小樱,转身打开电视下方的长柜子,取出一个用衣物包裹起来的长条状东西。


现在小樱的唯一依靠是桃矢,对于哥哥接下来要做出任何的举动,甚至是寻死,她也只能跟随着。


但她相信她的哥哥没有那么脆弱。
拉开背包看了眼里面的东西,小樱又起身把早些日子里藏起来的零食也塞了进去,食物在现在这种时候,是异常珍惜的资源,最下面的衣物保护着,最上面的衣物隐藏着,往日里小樱心细的表现对目前来说是最好不过的性格。


衣物剥开后,露出了它原本的模样,一把枪,有长筒型的瞄准镜,看来是一把狙击枪。
刚成年不久的桃矢对枪支并不像身边的中二同学一样有着莫名的热爱,这种危险的物件他并没有好感,但为当前形式所迫,他在每天早晨丧尸还不多时,捡了一把回来。


就像电影上演的一样,这种大事发生总会有政府军方过来信誓旦旦说能处理好,但很明显,这句话的可信度比一个骗子说自己特别诚实这样智商低下的谎言还要低。


手上的枪在被捡回来时还挂着它的主人被丧尸攻击后被随意抛弃掉的肠子,恶心得桃矢差点把它丢了,但在世界中,平等已经不复存在,生存的危机,人性的险恶,都是由武力来定夺的了。

「The Domain Of God」—「神域」
是在几个月前生化战争初期时,突然出现的一个组织,领导者不明,在每家每户每个角落只要有丧尸的地方就会有他们组织的人出现。武力值高,装备度好,配合得十分默契,一般在夜晚行动,以扫荡丧尸为目标做出行动。


这是桃矢的目标,为了带着妹妹活下去,这个组织来历不明,不知是好是坏,去到那里究竟有没有真正的安全,都是未知的。可不管为了什么,他们都只有这一个选择。


这是离开家中的一次,不过或许是回来的最后一次了。


站在房间门口,桃矢紧张的咽了口唾沫,他们想要被神域的人带走,就必须在丧尸的口下来一次旅行。看看站在自己身后的小樱,这种冒险的活儿,只能自己揽了。


手表上显示还有十分钟到七点,天际已经开始微微发亮,太阳稍稍探出了些头,照亮了街道,一点点的渡过柏油公路的范围,丧尸都行动缓慢的朝着树荫下走去,危险程度开始降低了。


但这也同时说明了神域的人要离开,回到总部,又或者是分部。一个晚上的巡查是让能人异常疲惫的,这是一个时机。


虽然手上拿着枪,但桃矢并不会用,他甚至连这种枪有没有安全栓都不清楚,能知道如何扣动扳机都算好得了,拿在手上只能给自己壮壮胆。时间留给他的不多,他不能拿两人的性命来开玩笑,如果时机错过了,那就是他的过失了。


“哥哥,走吧。”
木之本樱轻轻的拉了一下桃矢的衣袖,抛给了他一个微笑,那似乎像刚刚升起来的朝阳。房间的门啪嗒一声开了,小樱轻手轻脚的拉开,想把它安静地拉到一个够大的幅度,好让两人出去。


但人认真的想要完成某些事时,总会有些困难发生。木质的房间门发出了如同踩在老旧木桥上的声音,长而刺耳,惊得小樱停在那里,没有了支撑的门板来回晃荡,声音在二楼的走廊里显得十分突兀。


桃矢连忙将小樱拉到自己身后,以一个不熟练的姿势端起枪,透过瞄准镜看向楼下,发现没有任何动静,才缓慢迟疑的牵着小樱往下走去。


“啊——!”


桃矢刚放下小樱的手,就听到身后传来一声尖叫,急忙一转头,却发现妹妹好端端的站在那里,和他同样的往后面看去。


只见家中一楼客厅落地窗上的玻璃全部碎了一地,打碎它的罪魁祸首是一名女孩,身体还保持着投掷的动作,一头紫发散落在两侧,不过现在是没时间详细打量了,女孩身后存在感异常强烈的感染者正带着满身恶臭欺上前来。


运动神经发达的小樱飞奔过去把女孩一同拉向旁边,桃矢在心里头算是把自己知道的神明都拜访完了,一睁眼对着面前恶心的丧尸头上来了一发。枪的声音响得厉害,缩在角落的两个女孩吓得一颤,狙击枪的后坐力也让桃矢吃了个暗亏。


所幸的是,枪头带着淡淡硝烟,子弹进了对方的脑门里,顺势倒在了地上。桃矢缓了口气,举起手上的枪看了看,赶忙去查看小樱。


他打量了一下打碎玻璃的女孩,把小樱拉回自己身后,眼神中的警惕无法掩饰。
“对,对不起,打碎了你家的玻璃,我是大道寺知世,非常感谢你们救了我。”
女孩鞠了一躬,抹抹脸上的血污,脸色苍白的道谢,似乎是感受到了面前大了自己几岁的哥哥对于她的警惕,还解释了一下。
“我是正常人,没有被咬的。”


说着就要撩起头发给桃矢看脖子,这显然是丧尸最喜欢啃咬的地方,桃矢抬手制止了她,小樱也探头过来,同龄人之间的交谈总要适应一些。
“没关系的,我哥哥人很好,虽然嘴巴坏,我是木之本樱,你好啊。”


桃矢还没来得及反驳,三人之间的对话被第四人的声音硬生生打断。
“真是笨蛋,不懂得观察环境吗,你们的心也是厉害,大到在这种情况下还能这么轻松的拉家常。”


桃矢后颈一凉,眼前一黑。


桃矢醒来的时候只感觉到后脖颈疼的厉害,龇牙咧嘴的呼了几下疼,下一秒才发现自己所在的地方不是那么的正常。


这大概是一个禁闭室,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一丝光亮都没有。桃矢撑起身子改成坐在地上,摸黑感觉了一下身边,小樱和那位女孩也倒在旁边。


突然左手边的透进大把灯光,耀眼的白炽灯让桃矢不得不闭上眼抬手挡住,措不及防的被拉起,还没适应突如其来的光亮就再次陷入黑暗,黑色长条的布料系在眼睛上,跌跌撞撞的向前走,时不时拐个弯,总算是停了下来。


手被放开了,桃矢无意识的轻握几下,刚才握住他的手比他的要小上一些,触感还挺好。
“你好。”
一个笑吟吟的男孩声从正前方出现,眼睛上的黑布粗暴的被扯下,等适应了周围的亮度,就发现面前一张凶恶恶的黄色大脸。
“啊!什么东西!”

谅是桃矢这种情绪不易外露的人都被吓了一跳,一掌把这张实际上可笑至极的脸给呼到一边儿去了。


可鲁贝洛斯扇着翅膀在空中打了好几个转才稳住身子,面色愤怒的就要上去开骂,黑发的男孩抬手将他拦下,带着弧度合适的微笑走到桃矢面前,温和的开口:
“很抱歉如此对待你们,我是神域的执掌者,柊泽。”


神域?
桃矢脑内思想一闪,没有想到误打误撞的到了神域里,太好了,这下就不用怕危险了。
得知这个意外消息的桃矢没能抑制住自己的欣喜,诸多疑问还没想到,一句话破口而出,柊泽艾利欧嘴角的弧度再次扩大。
“我能加入神域吗?!”
“当然,荣幸至极。”

木之本樱一醒来就发现哥哥扒坐在身边,心下一喜,看来现在是安全的,刚想起身就被自动电子门打开的声响给拦住了。


进来的是一名灰色短发的男子,戴着一副薄边框眼镜,手里端着看似是他们中午的午饭,表面还散发着腾腾热气。小樱小心翼翼的咽咽口水,在这种世界环境下,没来到这儿之前能吃上干巴巴的面包和还没过期的牛奶都算好的了,现在有正常的饭菜,这让心智还小的小樱异常遐想。


月城回过头来,就看到醒来的小妹妹正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手中的饭菜,善解人意的端起一只碗,走过来递给她:
“饿坏了?”


大概是眼前的哥哥太温和,特别是手里的汤很香,小樱迟疑了一下,望了望趴在床边的哥哥,肚子同时十分不争气的叫了起来,连谢谢都没说,捧起汤来不怕烫的往胃里灌。


“哈哈哈!不用急不用急,慢慢喝,别呛到。”
月城本身也是食量极大的人,看到吃饭如此欢快的孩子,也是开心的紧,出声提醒几下,便把盘子往小樱腿上一放,在角落另外搬了椅子坐到旁边。


“我叫月城雪兔,是你哥哥的领路人,你叫什么?”
小樱不好意思的放下碗,擦擦嘴:
“我是木之本樱,月城哥,什么是领路人?”
月城一抬眼镜,随之铁质的镜边反出一丝亮光,显得他整个人都神秘起来:
“就是在你哥哥出任务时做后勤辅导的人。”
说完又笑了几下,拿起饭碗递给小樱。
“出任务?什么任务?是危险的事情吗!为什么要出任务?”

小樱连续抛出好几个问题,月城听完后看了眼手腕,摇摇头:
“抱歉小樱,我有些事情要忙,我去叫月过来,等你哥哥回来,你再听他和你解释吧,好吗?好好休息。”
小樱愣愣的点点头,把方盘放在床头柜上,看着月城出去了。

月城找到月时,月正在绑他那长如瀑布一般的银灰色头发。
每天清晨时,月总会被神域里的一些喜爱互相斗殴的人拉住,被迫性的来一场交流,虽然想要碰到月的衣襟难度不是一星半点,但大幅度的动作与剧烈的运动还是会使月的仪容微乱。


“月,我这边好啦,身为最接近神谕者的引导者,该你上场啦。”
发带一圈一圈的缠绕上拢成一束的发丝,拿下叼在嘴边的回形针,仔仔细细的扣好,理理绑不上的细碎发丝,月站直身子,朝着月城点点头,直直的走向休息室。


月城拿着悬浮控制仪,无奈的笑了笑。
“恩,这场闹剧一般的生化危机什么才能停下来?”
属于控制仪的微弱蓝光照亮了月城的脸庞,一连串的代码快速的出现在屏幕上,最后显眼夺目的红色警告戒备标志渲染着只有十几寸的虚拟屏。

不过短短几分钟,神域总部的大厅挤满了人。


神域建在地底,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存在的,但并不粗糙的建筑可以看出时间冗长。
闹哄哄的气氛让月城有些奇怪,虽然神域对自身地设的声音隔绝效果非常自信,但平日里还是会保持安静,当然,是月在的时候。


“什么什么?你说月先生要和谁打架?”
“那个新来的,叫…木之本,听说他可厉害了!”
“是啊,他们都说,他一枪击毙了丧尸,然后引来了一堆藏在暗处的感染者。”


啊,这算厉害吗……


月城听完那群小孩的讨论,神域的小孩为数不多,都是些在夜晚活动的指引者和任务者活动时在丧尸里头救回来的,特别是出勤最多次数的月,带回的最多,一些小家伙们经历过生化危机最可怖的时期,自然是对每次回来毫发无伤的月异常敬佩。


恩,等等?月要和,木之本桃矢打架!

月重新开始绑头发,他很少改变发型,只有在这种严肃的场合下,会遵循环境而适应一下,他将手臂抬高,但头发实在是太多太密,单马尾实在是不好扎,手上一缠一绕,随意的打了个结,月活动一下筋骨,看向对面手握着军用标准狙击步枪的桃矢。


这位对于月来说算是不守规矩的“徒弟”,正对着枪一脸苦恼,他的体术完全是没看头的低级级别,枪还要小心自己会不会走火,对面明显能碾压十个自己的所谓的“师傅”,让他对自己莽撞的挑战感到悲哀。

神域的竞技地点是类似盆地的内凹状地形,以中心的高圆柱为圆心,范围有直径十米的战斗区,往外延伸是五米开外的观众席,此时人山人海,都对首席引导者虐杀新人很感兴趣。


战斗区中间的高圆柱是虚拟投射技术的控制器,月率先一记漂亮的向下纵跃精准的降落在控制台旁,快速的在湛蓝屏幕上点击几下,上方最高处的外显仪突然大亮,八束横向展开的光线由外向内越过整个对战平台,所过之处皆无声无息的升起一座座障碍物。


“投射完毕,模拟开始。”
“A级复杂地带,适应范围。”
“高精度瞄准狙击。”

月的眼底照旧波澜不惊。

现在的情况桃矢就算十级智残都明白月认为自己擅长狙击而模拟出这种狭隘,无法施展,让自己处于劣势的地形,内心为对面师傅抱不平。


其实我什么都不擅长。

竞技屏幕的计时器不紧不慢的走着,桃矢躲在距离观众席最近的障碍物后,月在一开始就失去了踪迹,靠着强大的体术和速度这十米的大范围地躲得严严实实,他连影子都看到,场外的观众怂恿桃矢先弃暗投明,放弃还不算丢脸,稍稍有些后悔没带耳塞。


月和桃矢都不是缺乏耐心的人,这场比赛白白干耗了十分钟,月才开始有了动静。


接下来发生的事情仅仅只有几十秒,快得让人觉着眼花缭乱,只见桃矢突然向后仰去,月被白色制服包裹住的小腿随即从他鼻尖上擦过,眼疾手快的握住脚踝借力一拉,却被蛮力生生压在了地上。


月一看这招不行,直起身右手一探,脚下一顶,握着对方衣领就要将他掀翻在地,完全下意识动作的桃矢顺势一滚,左手上的枪向后一个回扫,月不得已躺下躲开,许久未松开的右手再次反手握住脚踝,月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枪口抵在了耳朵旁,双腿被禁锢在原地。

月握住枪身想重新掌握主权,枪声一响,硝烟带着热气温暖了他的耳朵,抑制了他接下来的所有动作。桃矢一脸惊慌的看着身下被压的月。

“走火!真对不起!”


“停止模拟。”


“月,你也别太难过,就输了一次,肯定是失误。”

月城抱着移动终端小心翼翼的开口,镜片上月正擦着弓箭,三角形的箭头锃锃发亮。


月城许久没听到回应,正打算降低存在感离开,月一个发力站了起来,取出箱中的多功能机械弓,转身搭弓上箭,瞄准窗外正与小樱说话的桃矢。

“这个木之本桃矢。”

“我要定了。”


【Fin】


-


一开始是废稿来着,但是还是补了个后尾,脑补描写一下打斗的场景,虽然很垃圾,但还是希望喜欢。

评论(3)
热度(64)
上一篇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