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Special Engagement》

-全球知名公司董事长雷×普通职员安
-ooc注意
-原梗来源电影《未知死亡》

-

【START】

-

安迷修是在自己十八岁的时候才进入城市打拼的。
这看起来很正常,每一位少年都在高中毕业后正式步入大学,半工半读的大学生不是稀奇物种,但是关于安师傅对安迷修所描述的打拼是真的打拼。
和别人打架打起来的打拼。

字面意思上来说,安迷修是被安师傅抚养的温文尔雅,友善礼貌的乖孩子,连和别人说话都带着尊称,这种和对方一见面连椅子都还没捂热就打起来的情况简直比世界末日来临还要不可思议和无法想象,但现实就是被安师傅誉为自己最得意的弟子的安迷修正拿着自己长约一米的双剑在办公室里打架。

打架是两个人才能做的事,安迷修运用自己的优势与对方盘旋,他在力量和体格方面不是这位坐在办公室吹空调的董事长的对手,他暗暗感叹城里人就是不一样,一边将双剑抵至胸前挡下这位全身冷色调董事长的攻击。

不得不说总裁办公室足够大,安迷修二人在这摆件还算多的地方打了将近五分钟,竟然只有一开始安迷修不小心碰碎的玻璃瓷花。
“等等!雷狮先生!”
安迷修觉着再这么打下去以双方的武力估计最后精疲力竭了都分不出个胜负,收势抬手示意,雷狮倒也给面子,把那造型奇异的锤子也收了起来,摆弄自己办公桌旁的文件静听。

“雷狮先生,关于双方亲友定下的婚约……”
安迷修还没说完,突然出现一道电弧从身侧掠过,与小臂堪堪擦过,就在要撞上木质大门的时候又带着电光消散在空气中,安迷修吃痛,捂着红了一片的右手小臂就要发火,这样的历史场景已经是第二次了,只要一提到那个尴尬至极的婚约,这位阴沉不定的总裁就要放电。
“第一次是你的衣角,第二次就是小臂,再提一次你就横着出去。”
雷狮照旧看着文件,右手的铅笔在纸上写写画画,头也不抬的发出警告,完全不看站立人火冒三丈的表情。

你怎么不上天!
安迷修暗暗磨牙,生硬的丢下一封信件提起书包就走,他才不会自讨没趣,对这种性格恶劣至极的人简直无话可说!
雷狮在缓缓掩上的门后迟疑几秒,还是展开了那封纯白的信封。

在安迷修进入城市的前一个晚上,安师傅带着他在村里的小树林里散步。
“小修呀,总有这么一天你要离开师傅了,有些事你也该知道了。”
安迷修扶着师傅的手臂,乖巧的点点头。
“师傅我啊,在这整个星球算是走遍天下,这一路上也有几位遇上了觉得应当交上的朋友,那时捡到你之后呀,你这儿小福星就显灵啦,师傅的那位朋友有个孩子,你俩当时玩得可好了……”

嘚吧嘚吧了一大堆,安迷修算是听明白了,这故事说白了就是一个婚约的事儿,那孩子还是个男的,要知道安迷修的愿望是有一位漂亮的小姐姐,就比如村口的艾比小姐,村尾的凯莉小姐,个个都是天仙,像这种八点档狗血电视剧里头的情节,安迷修一个踉跄没摔碎,安师傅从怀里扯出一封信面带微笑在夜色沉沉的时候把呆愣的徒弟送上大巴。

恩等等师傅我不是明天的车吗!?

安迷修在路上想了一个晚上,他完全没有儿时玩伴这项记忆的内容,抓耳挠腮的看着包里的地址,顶着清晨七八点的朝阳来到了那座足有一百多层的公司。
说实话在这一路寻找玩伴的时间内,特别是在这公司里,他明显的能感觉到自家的师傅再次骗了自己,什么儿时玩得很好,自己没有记忆,对方看起来也没有啊!

先是前台小姐姐带着警惕的眼神,而后是赶来的保安,安迷修不愿发生打斗,在和经理谈了一下后,保安们还是鼻青脸肿的出了门回到岗位上,最后安迷修踏上电梯,在指引下走进总裁的办公室。
然后就是婚约,之后就是打架。
安迷修自认为这场婚约很荒唐,也明白师傅交给他的信不会是什么解除婚约的内容,便自己借了纸和笔另起一封,但当他气呼呼的走出公司寻找住所的时候,发现了另一封信件。

安迷修知道偷看他人信封内容是不正确的行为,但这件事和他也有关联,看一下也没有什么不对,便找了个角落打开信,开始一个字一个字读起来。
「亲爱的雷狮先生:……」
这开头可真熟悉。
安迷修接着读下去,最后发现了一个问题。
他好像,把信给错了。

安师傅为初来乍到的安迷修推荐的工作是一座小公司的底层职员,每天安安分分的待在文印室复印的那种。
自从信给错的那天起,足有两三天雷狮那边没有消息,安迷修也不是傻子,明白这种知名人不能招惹,信也不好再去换回来,他不来找是刚好,来了那就见机行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

安迷修在工作的公司里的待遇不是很好,毕竟是走后门的,从同事到经理都没有什么好脸色给他,老板是个不问基层的人物,就在他被打压了有一个星期左右后,雷狮不知道为何派人过来了。

西装革履的一行人气势汹汹的进了人事部,脖子上挂着属于雷王的通行证件,第一个找的就是安迷修。
“安迷修先生。”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文印室,玻璃门的隔音材质在这时候遭到仇视,不仅仅是人事部的一群人,只要是在这所公司的办公职员都凑到那扇不大的门外,只能看见带领着雷王的人递给坐在打印机旁安迷修一部手机,他接过电话,一开始神色疑惑,接着面沉如水,到最后还站起来对着手机不知道在喊叫什么。

人事部的经理余光一撇,看到送外卖的小哥上来了,手里端着几杯赠送的饮料,他一招手,让外卖小哥过来:
“帮个忙兄弟,你进去送饮料,推开门进去,然后再拉开门出来。”
外卖小哥很热心,比了个没问题的手势然后推开玻璃门,里面的声音清晰的传出,安迷修愤怒的语气随着空气传递到耳边。
“你别想了!不可能的!”
“谁要和你住在一起啊!”
随即门再次按照惯性关上,外卖小哥很给力,把饮料一放下就回到门口拉开门,接过经理给的小费,离开现场。
“你在说什么,我才不当你的夫人!”
“你要敢带我去,我就把民政局给拆了!”
门再次关上,安静的对着门外目瞪口呆的一行人。

这短短的四句话足够高智商动物人类在脑中添油加醋的想象了,一场豪门虐恋不约而同的浮现在众人眼前。
最后雷王集团的人通通光速撤离,原因是安迷修突然奋起把通话已中断的手机摔得四分五裂,撸起袖子打算赶人。安迷修的战斗力在他们的眼中已经和雷狮画上了等号,能活命就不能八卦了。
毕竟鱼和熊掌不可兼得。

安迷修在文印室正在复印明天需要的开会材料,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和黑西裤,看着滚动划出的文件,对于自己在城市里的所见所闻叹了口气。
先是所有的祸事源头,自己所谓的婚约对象雷狮,这个万恶的资本主义,到现在他的小臂还是一片青红,从小干过农活长大后却没怎么晒过太阳的皮肤显得白皙,映衬的更加明显;接着师傅推荐的公司真是没人性,大晚上的还要加班,算了算了,寄人篱下呢。

接着雷王集团的人找上门来了。

为首的人是卡米尔,安迷修认得,在他来到这座城市的第一天,卡米尔就是带他去见雷狮的人,据说是雷狮的表弟,两人的关系很好。


“安哥。”
卡米尔微微低头,安迷修在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点都不拘小节,直接让他这样喊他,语毕还摸摸这个还未成年正太毛绒绒的头。
安迷修惊奇的瞪大眼睛,随即扬起一个微笑:
“卡米尔!自从上次见面有几天了呢,你这次带这么多人来,是有什么事吗?”
卡米尔掏出自己的手机,拨出了雷狮电话,递给安迷修。

凑到耳边就是雷狮人设破碎的语气。

“安迷修!这封信是真的吗!”
这措不及防的一下让安迷修愣住了。
“什么信?”
“就是你放在我办公桌上的信,那上面说如果我不遵守和你的婚约就要迎娶另一个女人以及我的模型全部要被毁掉!你们串通好的吧!”

这下安迷修算是明白雷狮为什么这么慌张了,一股无名的火气从他内心窜上来。
“你不说我也不知道好吗!什么叫我和他们串通好,你以为我想遵守这莫名其妙的婚约吗!”
那头的雷狮冷笑一声。
“我不管,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搬到我这儿来,我的模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就死定了,那个什么名家女媛,让她一边去!”

安迷修在后悔怎么没有在两人打架那天就让这个狂妄自大,丝毫不顾他人感受的人去死。
“你别想了!不可能的!”
“谁要和你住在一起啊!”

“那可不是你能决定的事,安迷修,我认真思考了一下,就算你是个男人,比起那些叽叽喳喳的女性好得要太多了。明天我们就去民政局。”
“那么从今天晚上开始,你就是我雷狮的夫人了。”

安迷修算是彻底爆炸,腾地一下从办公椅上站起来,惊得卡米尔倒退一步。
“你在说什么,我才不当你的夫人!”
“你要敢带我去,我就把民政局给拆了!”
最后雷狮一句话一个轻笑,挂断了电话。
“那可由不得你,夫人。”

安迷修在愤怒中把卡米尔的手机粉碎了。随着其他人员一同撤离的卡米尔有点心疼自己的那部手机。

安迷修不是很清楚,他百思不得其解,他就和雷狮打了个电话的功夫,经理难道是换人了?
“那个,小安啊。”
刚走出门的安迷修就看到人事部的经理和同事围在门口,让他以为是自己工作出问题了。
“啊我现在就去复印材料!”
可是还没来得及进门,安迷修就被人事部的经理拉住了。
“小安啊。刚刚那是,雷王集团的人吧。”
安迷修点点头。
“那你和他们总裁,雷狮是什么关系啊?”
“很普通的关系啊!”
理所应当的安迷修式回答。

普通的夫妻关系了。
人事部难得的意见一致。

这之后一直到公司下班,平日里个个跑的比飞机还快的员工收拾好东西就盯着安迷修,虽然被小姐姐们瞩目着让他很开心,但是这种眼神让他有些发毛。
接着每个人都像放激光了。

下午才来了一趟的卡米尔再次出现,带着部新手机在安迷修的办公桌前站定。
“安哥,大哥让我来接你回家。”

最近的少年说话信息量都好大啊。

安迷修开始是奋力挣扎的,但是卡米尔递过来了一封信,看起来是安师傅的字迹。
然后安迷修就不得不屈服了。
师傅啊你都这把年纪了怎么能用身体来威胁徒弟呢。

在村里的时候,安迷修坐过最豪华的车是牛车,连摩托车都没有,突然从土地改革到了小康社会,这个神转折让他再次磨牙万恶的资本主义。
到了地方安迷修才算明白什么才是真真正正的有钱人。
雷狮在整栋别墅的铁门旁抱臂站定,别墅看起来是在郊外,他身上穿着不是当时办公室那套高级西装,而是简单的白色卫衣和深蓝色的牛仔裤,头上还系了条星星头巾。

为什么我看着像童装。
安迷修努力忍住笑。

雷狮瞥了眼安迷修,抬脚就往里头走。卡米尔抛给安迷修一个眼神,带着一众秘书去了别墅会议室。
提着自己的小箱子,安迷修小跑的跟上去。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的领导下达的任务。

“小安!在两天后公司有一个晚宴,你不是认识雷狮吗,能请他过来的对吧?”
安迷修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
“经理啊,这个我和他不是很熟悉啊,怎么请的过来呢……”
“安迷修!这是公司的下达的任务!”

什么公司,真难为人。
安迷修一路上嘟嚷,直到雷狮停下了脚步都没反应过来,一头撞上了他的背脊。
啊好痛!
安迷修揉揉鼻子在雷狮饱含笑意的眼神里走进门内。

“这就是你的房间了。”
雷狮淡淡的说了一句,端起桌子上的水果挑了个番石榴,津津有味的啃了起来。
安迷修明白现在提出这个要求是很奇怪的,毕竟在一开始的打斗和后来的电话里,他的语气都不太好,但是毕竟是师傅推荐的公司,不好好做下去不就辜负了师傅的期望!
安迷修也拿起一个番石榴,装作不在意的提起:
“你真要带我去民政局?”
“是啊,不然我的模型就完了。”
雷狮吃完嘴里的水果,又拿起一个番石榴继续嚼。
“那你,后天晚上有空吗?”
“怎么,夫人才进家门就有条件了。”
“才不是!只是公司想要你参加一个宴会,因为我认识你……”

雷狮不在意的继续吃水果:
“那不是我事情,我又不闲,总设计师又不是他们,后天晚上要出设计,夫人自己能搞定的吧。”
啊果然,但是还是很不爽。
于是农村中的大学生安迷修,看着吃着水果的雷狮,想到了一个好主意。
“雷狮,番石榴好吃吗?”

“你自己尝尝不就知道了。”

“我也想尝啊,但是你想想,从生物学的角度来看,番石榴的果实就是它的子,宫;果皮和果肉就是子,宫,壁;里面软黄的籽,不就是胚珠吗,你知道胚珠是什么吗,我告诉你啊……”

“安、迷、修!”
雷狮看了看一字一顿的安迷修,又看了看手上的番石榴,一把把他吃的塞进安迷修嘴里。

“恶心死你吧!”
后者乐呵呵的拿下吃得半截的水果,望着总裁愤怒而匆匆离去的背影,咬下一口。
“恩,这个番石榴的液泡糖分多。”

虽然报复了一顿大少爷雷狮很舒心,但随即而来的晚宴让安迷修深感头疼,他都起了找个人假扮的念头,但作为全球知名设计集团的总裁加首席设计师,怎么可能没人见过他。
安师傅教导安迷修的信条里,是没有临阵退缩的,于是露天晚宴当天,安迷修只好只身一人赴宴了。

公司的总经理都开始寻找起安迷修的踪迹,毕竟整个公司都放话出来可以请的雷狮前来,现在关键的希望消失,每个人都急得团团转。
最终,还是人事部经理找到了安迷修。
“小安啊,雷狮先生怎么还不来呢?”
“我,他很忙吧……”
“你有和他说今天的晚宴吗!?”
“有的!”

在一众经理的炮火攻击下,安迷修直直的往后退去。还没几步,却撞到了一个人的怀里。
“夫人,我来晚了。”

雷狮身后便是上次接送安迷修回家的车队,秘书拉开第二辆车车门,随即走下来的是卡米尔。
他不是说不来吗!
卡米尔上前几步,拿着文件夹掩面:
“抱歉嫂子,大哥今晚有些设计稿需要结尾,来晚了。”
“啊,没事没事。”
完全大脑空白的安迷修在晚宴的餐会开始后才回过神来,一旁坐着的是雷狮和卡米尔,正文雅的吃着盘中的食物。
他这才想起之前的事。
“你不是说不来的吗!?”
安迷修抓住雷狮的衣袖,颇为咬牙切齿的开口道。
“夫人的命令我怎么敢不从,而且,就算我们只是名义上的夫妻,昨天才去的民政局,你好歹也是上了我家户口本的,仗势还是要做全的。”
“反正,我闲吗。”

安迷修刚想暴起,一位女士却凑近,礼貌的开口:
“你好雷狮先生,我是来自孤儿院的院长,如果你能慈善捐款的话,那真是感谢呢。”
安迷修向来是善人,这种事自然是十分乐意的,但这钱的数量不是他能付的起的,而雷狮,他们二人的关系实在……
然后他就看到雷狮向卡米尔伸出手,后者递出一个长条状的小本子和钢笔,快速的写上一连串内容,最后签上名,院长接过这张薄薄的纸道谢。
“一切顺利,院长女士。”
安迷修的视力很好,他清楚的看到了雷狮写了有五个零。
这只是一个小小的插曲,将东西递还给卡米尔,总裁不在意的继续吃东西去了。

安迷修使劲的往嘴里塞着切好的牛排。
他才不会承认今天晚上的雷狮很帅!

-

【Fin】

-

一个很简单的脑洞,就是想写一写。
望喜欢。

评论(1)
热度(20)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