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又是一年春节。

安岩看着窗外的万家灯火,想着今年的同学聚会,莫名的有点头疼。先不说亲友拜访的时候七大姑八大姨的神族队伍话语攻击,同学聚会一群魔族队伍的话痨攀比就足够让人有一种走过生死门的感觉了。

新年本来是喜庆的日子,但是安岩的身边总有一股低气压,刚下班的神荼一进家门就看到了自家二货窝在沙发上,一脸的生无可恋。

沙发随着神荼的坐下凹了进去,这时安岩才发现神荼:“啊,神荼你回来啦。”又继续刚才的状态。神荼皱皱眉,将安岩捞起来,抬起他的脸,直视他的眼睛:“怎么了。”

安岩愣了愣,才明白神荼的意思,微微勾起嘴角说:“没事,就是有点累。”然而神荼还是盯着他,安岩本就不打算告诉神荼有关聚会的事,只好从微凉的手中挣脱出来,牵强的转移话题,跑到房里去了。

神荼看了看紧闭的房门,又看看自己的手,心里在盘算着什么。

这次安岩要参加的是大学的同学聚会,他收到的通知是瑞秋给的,天知道那一纸通知让他整个人都不好了,聚会对于他来说就是噩梦,但

他不会拒绝,只好参加聚会。

这次的地点是在一个大饭店里,安岩看着饭店门口,粗口差点就出来了,内心的吐槽已经完全无法制止。

这饭店完全不能用金碧辉煌来解释好吗,这是宫殿吧,老板是钱多没地花,还是吃饱了撑着,建成这样自己住吗!早知道就不会这么随便的穿着来了!

安岩望了望饭店里面,又瞥了瞥自己身上的衣服,顿时感觉生无可恋,自己现在就像新人打BOSS一样在找死啊,只能硬着头皮进去。

上一次参加同学聚会的时候,安岩还不认识神荼,在网上是个小有名气的写手,天天靠着稿费撑下去,被以前所谓的同学拿来做笑柄,每次参加聚会的时候,那时自己只能穿着路边摊上买回来的衣服,穷兮兮的来,被一个个穿的光鲜亮丽的所谓同学说来说去,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这次可不能这样。

“希望这次能愉快的结束。”安岩握住房门手把,深吸一口气推开门。意料之中的热闹场景,安岩没有先打招呼,而是环视了一周,看到了熟悉面孔,心下放松了一下,大家穿的都是便装。

江小猪第一个看到了安岩,跑到安岩身边,开心的打了个招呼:“安岩!你来了嗦!”

其他人这才注意到他,瑞秋走了过来,看样子是松了一口气:“还好安岩你来了,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等下那群人说什么,你都不要放在心上。”瑞秋是知道安岩每次来的时候都被人说成什么样子,自己在一旁看着安岩那怂样,急的上去帮着说话,安岩还把自己给拦住,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安岩,你这次可不能怂啊,有人要是说你一定要反抗,知道不!”随后跟来的罗平也随声附和。

安岩看着这两夫妻,脸上无奈,连忙应下:“好好好,我知道了。”

旁边江小猪又担心的说:“可是,要是抵不住怎么办嗦?”

瑞秋恨铁不成钢的敲敲他的头,拉着罗平去一边了。

江小猪也拉着安岩跑到一边吃东西,边塞边说:“安岩啊,我和你嗦,像我们这些底层阶级人哪,安静的待在一旁就好了的,这次举办人可是琼斯小姐......”

安岩无心的听着,倒是抓住了重点,琼斯小姐?哦,是那个大明星来着,大学时班上的文娱委员,难怪呢,这么豪华的饭店,原来是琼斯举办的。

安岩在座位上漫不经心的吃着东西,旁边有人却开话了,是个女声:“哟,这不是我们的大作家安岩吗,赏脸来这儿啦!”安岩默默的鄙视了一下这女人,这谁啊,还大作家,猜的真准,我现在还真的是大作家了,嘴上还是只能说:“呵呵,哪有。”

刚刚说话的是江晓,是原本安岩班上的卫生委员,虽然每次聚会都是她第一个去怼安岩,但是安岩这个一条筋每次都忘了那些人。

安岩戳戳旁边的江小猪,问道:“这是?”江小猪拿着手机不知道在干嘛,瞟了一眼安岩,边在手机上打着字边说:“那是江晓噻,听说最近好像在工作上边好了,人都变得不一样了撒。”

“做什么的?”

“看到那边的人了噻,就是中间的那个男的,是江晓的丈夫,叫吴式,和沈氏公司有合作,江晓是沈氏的职员,职位还不小噻,可能是帮了忙的嗦。”安岩点点头,苦恼的喝了点水,有点想找神荼把她给辞了怎么办,顺带把那合作也给毁了,恩不行,要是对神荼公司有麻烦就不好了。

江晓的声音不算大,但是在不大的包间里有着足够的清晰度,一下子,就把其他人的注意力给转移了过来。安岩在心中哀嚎了一声,不远处的罗平看到了,连忙提醒了瑞秋,两人走到安岩身边来,装作是来聊天的。

罗平拍拍安岩的肩,看似语重心长的说道:“安岩啊,最近过的怎么样,有没有女朋友啊?”

被调戏的安岩赏了罗平一个白眼,说了一半又止住了话头:“托你的福,过得还好,女朋友没有。”男朋友有一个,“怎么,变相亲大妈了?有也不会和你说。”

倒是这句话不知怎么了,是刺激到后边一群单身狗了,还是单纯的找茬,反正有人憋不住了,冷不丁蹦出一句:“大作家没有女朋友?难道是有了男朋友了?”

安岩挑挑眉回了一句:“哎哟,我想什么你就说什么,我俩心有灵犀啊,你就是我男朋友不成?”那人被安岩呛了一句,便嘘了声,表情十分懊恼。刚想帮安岩说话的瑞秋一听到安岩自己出声了,惊奇看向安岩,等听完回话,不禁的就笑出声来了。

瑞秋这一开头,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这就让刚刚说话的人越发面子上撑不住,又嘴硬到:“我就算是同性恋也不会喜欢你!”

安岩心中冷笑,这就算是最后一次聚会了,怼死你们算了:“哎呀,我可没说喜欢你,你这是自己承认了自己是同性恋吗?放心,我不歧视你的。”

江小猪倒是看不下去:“安岩撒,算了噻,这人我们惹不起的嗦。”

安岩倒是不在意:“没事,我也是惹不起的。”说的江小猪一头雾水。

“你叫...什么来着?”安岩挠挠头,仿佛又回到原先的状态。

“李立理。”罗平好心的提醒到。

“什么玩意?李立理?”青年质疑的问出,又发现声音太大了,小声的回问。

“咳咳,哎呀大作家,不要这么小气嘛,开个玩笑啊。”江晓讪笑的摆摆手,过来拉住安岩的手,被握住手的青年一个激灵,不动声色的把手抽了出来。江晓尴尬的放下手,回到了吴式的身边。

小气?安岩杏仁般的眼睛转了转,那好吧,就大方给你们看看。

“诶,都玩微信吧,要不试试抢红包玩玩?”安岩拿出了手机

江小猪一听就来了兴趣,手中的食物终于放下了,拿起手机就收到信息,一瞬,包间中的人手机都响了起来。

您被安岩邀请进群中。

安岩:等等,看看还有多少钱。

江小猪:发个几十块的红包来?

罗平:新年啦,要发就发大的!

江晓:班长说的是啊,大作家看起来要晚点来了,我先发一个吧。

江晓:领取红包。

江小猪:哇,500,土豪啊!

吴式:图个吉利。

就在大家被安岩都拉进群里后,倒是气氛被活跃起来,安岩看看零钱和银行卡,又看看江晓发的红包,有点肝疼。

早知道就不作死了,一上场发这么大,我不是要发更大才行,这可怎么办。安岩退回到聊天界面,入目就是神荼的微信。要不去找神荼要点?一狠心,点了进去。

安岩:神荼神荼!在不!

神荼在公司中,算不上忙到连条信息都看不了,也不是闲到一直看手机,但是安岩的信息,总裁还是能做到秒回的。

神荼:怎么了。

当神荼在开会的时候,专属于安岩的信息铃声一想起,会议一般是要延迟了,而参加会议的人,看到总裁大人的手势,便只好停下话语。

安岩:我微信没钱了。

神荼看到这条信息的时候,并没有想太多,还没等安岩要钱,一个几千块钱的转账就到了安岩的手机里。安岩本以为神荼会问些什么,结果一条信息的提示带来的是几千块钱,这倒是让他有点懵逼。

安岩:不用这么多的!

神荼:拿着。

安岩:不是神荼!

神荼:开会。

安岩只好停下要打字的动作,默默的接受了转账,又把界面转到群里,里头红包发的正嗨。而沈氏集团那边,神荼把手机放回衣兜,会议继续。

安岩:我回来了。

安岩:准备好,红包来了。

其他人便抬头望向安岩,安岩则低头数着人数,一共是20个人。

那...发个600?不不不,说好这次不怂。继续狠心!

安岩:领取红包。

就在一群人领完红包后,集体懵逼了。

安岩发了个比江晓大了十倍的红包,5000元!

安岩自己也抢了,还是抢回了几百元的。

江小猪:“安岩,你那里来的这么多钱!”

瑞秋:“安岩,你不会把你的全部身家都给用了吧!”

罗平:“安岩,你,卖肾了?”

江晓眨眨眼,回了神:“大作家就是不一样,真大方,那我们也不能落下不是。”安岩一听,吓到了。

woc大姐,我知道你有钱,能不发了吗,你爽了我肝疼啊!这可是神荼辛辛苦苦赚回来的钱啊!

安岩捂着自己的肝,弱弱的发声:“我去个厕所...”便拉开门跑了。

江晓一直看着安岩消失在门后,一咬牙,摇了摇吴式。

一把冷水泼到安岩的脸上,现在他后悔的想撞墙,早知道就不装逼了!现在怎么办!安岩看着手中的手机,差点摔了它。一条信息又发了出来。

吴式:领取红包。

安岩整个人都僵硬了,破碎了。这个红包,整整10000元。

大哥大姐你们要不要这么拼啊!不就抢个红包吗!是在下输了!

我可能参加了个假的同学聚会。

安岩已经生无可恋了,他感觉自己瞬间老了十几岁。

安岩慢悠悠的把自己拖回了包间门口,他已经失去了开门的勇气了,就在那个10000元的红包出现的时候。

回去拿了衣服就走吧,安岩在回包间的路上想着。

安岩看着眼前的门,接下来推开门发生的事情真的是令人终生难忘。

安岩伸手推门,却发现门推不开,一脸懵逼的推推门,发生了什么?门好像是被什么堵住了,用的力还挺大的,看样子不想让人进来。

什么玩意儿,我就去了个厕所,回来就进不去了!?

安岩下意识的再推门试试能不能开起来,然后门就开了,而安岩却向前踉跄的跌向地面,罗平表情焦急的想要接住摔倒的人,可离人还是有了一段距离,安岩手在空中乱挥,不知道抓住了什么,手感像是做工良好的衣服,像是绸缎一样。安岩正借助那手上的力量站起来,还未站稳,便看到包间中的一群人望着门口,没有动作。

安岩疑惑的摸摸头,我不就差点摔了一下,这是吓傻了?

后面传来了一个低沉的男声,清冷的语气并发而来:“没事吧。”

安岩一僵,这个声音他是熟悉的不能再熟悉了,每天都能在耳边听到的悦耳音乐,简直就是享受,但是现在是惊吓呀。

“哈哈,没,没事啊。”安岩磨蹭的向前走,他明明没有告诉神荼自己在这里,不是在开会吗,怎么跑到这来了!

就在安岩释放低气压的那一天,神荼就知道肯定有什么事,便问了罗平怎么回事,看样子自己来的正是时候。

安岩想要装作不认识神荼,便开口说:“谢谢哈,帮了大忙了。”还没等神荼回话,吴式就狗腿的凑了上来:“沈总!您怎么在这!”边对江晓使了个眼色,没有礼物也硬生生的变出了礼物来:“这不是沈总吗,我们在同学聚会呢,虽然我们不是一个班的,但是过年吗,这是一点心意。”一个红包变戏法的出现在江晓的手中,递给了神荼。

神荼没有接,而是回话:“我来接人,我妻子。”这下倒是一个重磅炸弹了。

沈氏集团,身为国内外的知名公司,其总裁,也是不一般的,就是现在这位,丰神俊朗的沈总,的私生活,可没有一个人知道。

人与人之间的八卦和小道消息的力量可不能小看,小到隔壁大婶中午吃的几道菜,大到国家主席的十八代亲戚,可是一个不漏。但是神荼,就是这八卦界的一股清流,乱七八糟的新闻可是什么都没有,简直就像看破红尘的天神。

安岩现在恨不得自己是个乌龟,一个壳把自己藏得好好的,就在神荼说出自己是来找老婆来了,他有点想笑。恩,可以跑路了。

然而前脚走到门口,后脚神荼就跟了上来,还特别赏脸的说了一句:“走吧。”

走个屁啊走!你离我远点,不要靠近我!我不认识你,去找你老婆!

恩,沈总又特别赏脸的说一句:“媳妇儿。”

你敢不敢再大声点!安岩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神荼,那表情颇有听到自己已经死了的风范。

“沈总,不要开玩笑啊。”江晓有点捉摸不透现在这个场景,其他人本来是来参加聚会的,一看有好戏,个个手机准备的极其齐全。

“我没有开玩笑,你们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做了什么。”神荼是在罗平解释了才知道,安岩的这些同学是多么团结。

团结到一群人欺负一个。

“在座的各位,都是家里比较富裕的。”神荼搂住安岩,从安岩的手中拿走手机,“那么也应该知道,我是谁。”

安岩又默默地拿出了神荼的手机,玩就玩大发点,调出神荼的通讯界面,找到了秘书的电话。

这下所有人都质疑了,安岩真的和神荼有一腿?

神荼点进了微信群中:“现在,要知道,欺负我的人,是有代价的。”

安岩:领取红包。

江晓:“沈总这是?”女人有点害怕,咽了咽口水,旁边的男人似乎知道等会儿要发生什么,不安的表情出现在脸上。

包间中安静如鸡,有人已经挪到门口准备走人了。

安岩看着手机头也不抬的对神荼说:“唉,神荼别让他们走了,你秘书电话通了。”

一个眼神,大家玩起了木头人。

许秘书:“总裁?”

安岩:“诶,许米月许秘书是吧。”

许秘书:“夫人!咳咳,有什么能为您服务的吗?”

安岩:“咳,帮我找找,公司里有没有一位叫江晓的职员。”

闻者脸色苍白。

许秘书:“好的。”

许秘书:“呃,夫人,这位小姐的职位较高,如果您想往常一样辞去,我需要总裁的通过。”经常做啊这种事!

还未等安岩说话,神荼凑过来:“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辞了吧。”十分潇洒。“还有,最近和吴氏的合作,退了,选罗氏。”

简直是谈论午饭吃啥的口气。

吴式的脸色变得挣扎。

两人已经走了出去。

神荼又加了一句:“罗平,剩下的你搞定。”

这是一个总裁和总裁夫人互相考验演技的故事。

这是一个总裁和总裁夫人一起完虐众人的故事。

这是一个总裁和总裁夫人过春节搞事情的故事。

这还是一个总裁和总裁夫人一起秀恩爱的故事。

谢谢。


【END】


评论(6)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