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第一曲:二胡】


二胡音色圆润、高音明亮、低音浑厚。

箫音色圆润轻柔、幽静典雅。


-


安岩是从七岁起接触二胡的,从小便表现出了对于二胡的兴趣。

就是在安岩五岁生日那天,吴邪拉了一曲二胡,安岩便和二胡挂上了钩。

在他七岁时,整天缠着吴邪想学二胡,把大他整整十岁的少年叨扰的快要疯了。

“吴邪哥哥!我要学二胡!”稚嫩的孩童音又一次缠上了吴邪,正在擦拭二胡的手也停了下来,少年叹了口气。

“安岩乖,别闹。”吴邪看着眼前戴着金丝眼镜的小男孩,不由的头疼。

他不是不想教他,也不是自己没有这个能力,只是他怕安岩只是一时兴起,才学了没几日就不学了,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从小就这样,长大还得了。

安岩眨巴眨巴眼睛,一眯,嘴角下弯,眼看就要哭出来了,吴邪只好说:

“你要是能自己买回来一幅二胡,我就教你。”

“真的?”“真的。”

“骗人是小狗!”“恩。”

安岩迈着小短腿就跑了出去,吴邪总算是松了口气,心想终于打发走了。

但是他没有想到安岩会真的拿到了一幅二胡,就在一个月后。

当安岩小小的身子提着装二胡的盒子,脸涨得通红,上气不接下气的跑了过来,这可是吴邪没想到的。那二胡可是说重不重,说轻不轻的,吓得吴邪赶忙跑过去拿起那紫檀木盒子装着的二胡。等到从盒子中拿出了那把二胡,吴邪已经不知道说什么了。

二胡是分好坏的,第一是从木料开始,从木料上说,上上品是高密度的红木,紫檀木、花梨木、酸枝、乌木、鸡翅木为上品,其中紫檀木最上。次之为乌杨或新木,其他杂木制作的二胡只可作为初学练习之用。而这把二胡,全身的木料竟然都是紫檀木的,再加上外盒,这可是要很多钱的,他自己用的虽然是更贵,也是最好的红木二胡,但这是别人送的,自然不一样。吴邪咽了咽口水,看向正兴奋的安岩,问到:

“你干什么好事了!这把二胡你怎么买的起!哪儿来的!”

这可不是小事,安岩一个七岁的小孩怎么可能买的到,先不说其他,但是这木料就不一般,吴邪的口气就不自觉的严厉起来。

安岩还在能学二胡的开心中没回过神来,便下意识的说出了口:

“这是一个大哥哥给我的!”

吴邪一挑眉,大哥哥?谁这么大胆,光天化日之下拐卖小孩?

“什么大哥哥啊?”“很帅的大哥哥!当时他手里拿着这个盒子和一个长盒子,但是好像不高兴,脸上没有表情......”安岩滔滔不绝的说了下去,吴邪却在想是谁,结果安岩下一句话就说了出来,“那个大哥哥还说认识吴邪哥哥你!他说他叫张起灵!”

吴邪一下子就愣住了。

他怎么想都没有想到这竟然是张起灵送的。

吴邪呆愣的表情一览无余,安岩看到了突然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大哥哥说的真没错,真的好傻哈哈!”

什么玩意儿!?吴邪脑子一转,就明白吴邪说的是什么了。

“你个小兔崽子!还想不想学二胡啊!”

“想想!我玩笑呢吴邪哥哥!”

吴邪也没太在意,只是话语一转,十分自然的说:

“那大哥哥还说什么没?你肯定他说他叫张起灵?”

安岩用力的点点头,看来对张起灵的话深信不疑:

“我肯定!大哥哥还说...”

吴邪被安岩这欲言又止的语气给弄的很无奈,不带说话说一半就听了的啊。

“大哥哥问了,吴邪哥哥是不是还是那么天真啊?”

然后就是吴邪涨红的脸。

最后就是在吴邪“白送的不拿白不拿”的想法中,安岩哭啼啼的抱着自己二胡出门了。

正是傍晚时节,太阳照射下来的光辉被路上一颗接着一颗的大树遮挡起来,只有一小束偷偷的溜到了树外头,洒落在男孩的身上,前边的少年走的飞快,走进一家店门,男孩才呼哧呼哧的跟上来。

陌止正看着书,就听到了自家店门前的声响。

“安岩!快点!”“吴邪...呼呼,哥哥!慢点!”

随即便走到了柜台前,挑着眉看前边男孩跑了过来,一把拿起他手中的二胡,放到桌上。

吴邪没管在一旁大呼小叫的安岩,自顾自的和眼前穿着旗袍的微笑女子说了起来。

“这不是小三爷吗,来我们这儿,是又有二胡给您弄坏了?”女子十分有素养的朝着吴邪说道,语气中的调笑让吴邪有点别扭。

“陌止!别说这些有的没的,看看这二胡是不是真的。”吴邪不自然的咳了两声,一本正经的对陌止说到。

一旁的安岩正尝试着从高过一个身子的柜台上拿下自己的二胡,眼看就要够到,却被陌止一把拿去了。

“哈,小三爷您这可真说笑了,紫檀木的二胡能有假?这是要花多少钱来作假啊?还不如买一把新的呢。”

安岩气呼呼的搬来一个凳子,踏了上去。

还是够不到。

“这不是为了保险吗,有人送的,黄鼠狼给鸡拜年,谁知道这是不是假的。”

安岩揪揪衣服,在凳子上跳了起来。

革命尚未成功。

“还是小三爷谨慎啊。不知是哪位送的,让小三爷这么不信任。”

一脚踏空。

同志仍需努力。

安岩和板凳都倒了下来,一声惊呼把二人的注意力都吸引了过去。吴邪大惊失色,伸手去抓,却抓了个空。

就在吴邪心里都做好被家长骂的准备后,安岩却被另一个人抓住了。

要说这人啊,吴邪的第一印象是:

眼睛是蓝色的?

就在那位长得帅的男孩子救下安岩后,陌止毫不慌忙从后边的架子上拿下一个长条盒子,对他说:

“神荼少爷,您的箫。”

被称为“神荼”的男孩放下安岩,回了一声走向柜台。

吴邪才想起来道谢,可却被无视了。

“还有这是您师傅的箫,请拿好。”

然后在一气呵成的工作中,男孩不见了。

但吴邪发现,在那男孩走的时候,好像看了两眼安岩的二胡。

自个嘟囔两句,没事看二胡干嘛,不是吹箫的吗,难道自己看错了?或许吧。吴邪自讨没趣,耸耸肩,转身问陌止:“刚刚那孩子的师傅是谁啊?”

陌止却笑而不语。

安岩才恢复了神志,轻轻的拉了一把吴邪的衣袖,问:“吴邪哥哥,刚刚扶住我的哥哥是谁啊?”

吴邪没好气的回到:“他叫神荼!”

安岩把这名字在嘴里转了两遍,笑着说要去道谢,还想要送上什么东西。

这可把吴邪给气坏了,胳膊肘往外啊!提着二胡抬脚就走出店门。

我们的吴小三爷很生气,后果很严重。严重到什么地步呢?严重到了祸害自家未来徒弟的地步了。

安岩是第一次认为自己学二胡是不是个错误。

但是他又觉得不是,大概是自己认错师傅而已。

真的。

-

吴邪回家的时候一路无话,安岩在一旁感受着吴邪散发出得低气压,一边在反思:自己刚刚招惹到吴邪哥哥了吗?

但没有等到安岩想完这个问题,两人就回到吴家大宅了,安岩跟着吴邪径直走到房子里头,刚走下,就被吴邪叫起来敬茶。

“快起来,敬茶!”这一声可不小,似乎还在生气,语气极其不好。

然而不知道敬茶为何物的安岩,着实又一次把吴邪给惹毛了。

“你不是要学二胡吗!我是你师傅,你不敬茶还干嘛?我给你敬吗!”安岩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倒了杯茶,规规矩矩的递给吴邪。

吴邪抿了口茶,脸色这才缓和了一点,事实上,吴邪也才十三岁,年纪小,脾气又是周围地段出了名的好,第一次看到他发这么大火,安岩有点被吓到了。

好在吴邪很快就梳理好自己的情绪,看看外头的天,有点晚了,便对安岩说:“你先回去吧,明天再来上课,二胡放我这儿,去吧。”少年如临大赦,也不管什么二胡不二胡的了,道了声别就一溜烟跑了。

吴邪看着安岩消失在眼前,才把房门关紧,休息去了。


【第一曲:二胡】

【完】


-


二胡资料摘自百度。

修改了一遍,有一些不同。

谢谢支持。

第一话全文2756字

写于2017年3月7日晚上

发于22:02


-


【第二曲:天真无邪】


-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