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二胡与箫》

-


【第一曲:二胡】


-

【第二曲:天真无邪】

“如果我说张家和吴家有着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你信吗?”

“你肯定?这不是八杆子打不着的两家吗?”

“不不不,天真!”

-

吴邪一晚上没睡,就在想为什么张起灵会送安岩二胡。

但是更为重要的问题是,张起灵为什么在这里。

据他所知,张家的大本营是巴乃,这和杭州可是隔了十万八千里,千里迢迢的跑过来,就是为了送一幅二胡?

这让吴邪有点质疑安岩说的话,但转念想又不是,如果是说谎,他是怎么知道张起灵的?

吴邪把脑袋瓜子想破了都没想出来,反倒变出了一副熊猫眼,一早上,接连不断的哈欠,看的安岩都想睡觉。

“吴邪哥哥,你这是怎么了?”安岩一边说一边打了个哈欠。

“没事,曲子练好没?”吴邪摆摆手,表示自己没事。

安岩一下子就精神了,苦着一张脸,抱着二胡继续练。

来吴家做客的王月半看得都有点于心不忍,对着吴邪大嗓门一出:

“唉我说天真啊,你这师傅当得也太不称职了,入门都没有直接弹曲子,我这外行人都看出来了。”

后者白了一眼坐在位置上的胖子,毫不留情的嘲笑:

“你懂个屁,自己都说自己是外行人了,在那瞎扯什么,还弹曲子,你家二胡是弹的啊。”

被嘲笑的人一脸疼彻心扉,嗓子还特地的挤出一点哭音:

“哎呀小天真你这话说的,胖爷我真心肾疼,这不是心疼你家徒弟吗,再说了,你肯定你这么教是对的,反正胖爷是没见过一上来就练曲子的,我看那小家伙连怎么弹都不知道。”

“你就闭嘴吧,还弹,你那么懂你怎么不去教啊!”

“诶诶诶,没您老懂。”

安岩默默地看着两人斗嘴斗得不亦乐乎。

一边想着自己的那副二胡被吴邪藏在哪儿了。

事实证明,安岩确实是有拉二胡的天赋。

当吴邪和王月半的斗嘴将要升级成动手的时候,安岩摸到了门路。

那悠悠的二胡声突然响了起来,吴邪突然一机灵,猛地看向安岩。

他知道安岩的天赋不错,因为刚上手的时候安岩拿二胡的姿势还算标准,但也不能排除长期观摩他人的姿势所以做的有模有样,但是这次自己只是指导了两下,安岩就能拉出前奏,这是让吴邪没有想到的。

我们奸诈的吴小三爷笑了起来,赞叹自己收了个好徒弟。

一旁的王月半和吴邪差不多,一把勾住吴邪的脖子,勒的吴邪咳嗽起来:

“哟小天真,你家徒弟表现的不错啊,让胖爷我算是大开眼界了,听着二胡声,凄凉婉转,声乐悠扬...”

“滚!别瞎扯淡!”

吴宅外

神荼正拿着自个儿昨儿保养后取回来的箫,神情淡漠的靠在一棵树上面,旁边是一脸乖巧(bu)的阿塞尔。无聊的少年正打算作弄一下自己冷淡的哥哥,却听到了一阵二胡声。

旁边的人听见的更早,仔细倾听了一番,神荼略微眯了眯眼,阿塞尔开口说:

“这二胡声还不错,不过听起来是刚开始的新手,连接的有点吃力啊。”

神荼看了一眼阿塞尔,听着这二胡声,他脑海里突然闪过那把在店里看过的二胡。

他认识那把二胡。

-

几天后

夜色降临,气温降了下来,但在夏天这点温度着实不算什么,但吴邪怎么也没想到,安岩竟然会发烧。

可怜的吴小老板还记得前几天王月半过来做客的时候,安岩练着二胡还生龙活虎的没啥事,结果之后几天都没来,还以为这个兔崽子对二胡的热情消失了,但是后来陪着被二叔打发到安家拜访的三叔去了一趟,就看到脸色扑红的安岩躺在床上,喘着气闭着眼,整儿就像个被煮熟的虾子,当即就被吓了一跳。

吴邪是在三叔和安老爷交谈时看的安岩,穿着茶色长裙的安夫人皱着眉头,一下又一下的抚着安岩热的发烫的额头,担心的叹了口气,吴邪对着这位年轻的母亲拜了礼数:

“安阿姨,早上好。安岩这是?”

闻声看去的安涂雅委婉的笑笑,对着吴邪解释道:

“小岩这是发烧了,真是奇怪,在夏天怎么会发烧?”

风姿绰约的女子叹了口气,又一次看向床上的人。

门边的人听完也奇怪,走近之后仔细的看了看床上的孩子。

眼镜被放在床头柜上,眼睛紧闭着,眉毛揪在一起,呼出的气息烫的无法触碰,表情十分痛苦,无法想象平日里一直顶着笑脸像个小太阳一样的安岩会变成这样。

“安阿姨,这体温不对劲,与其说发烧,倒不如说是整个人被火烤了一样。”

吴邪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安涂雅拿起安岩的手,轻抚两下:

“我们都知道,白晟也是奇怪,就特地把你三叔叫来了,你三叔不是听闻许多的奇闻异事吗,可能他知道小岩这是发生了什么。”

吴邪赶忙对安涂雅提议,把三叔叫来,担心儿子的安涂雅点点头,起身去泡茶了。

一路小跑的来到大堂,穿过一道道门槛,终于看到坐在木椅上的吴三省和安白晟。

“三叔!三叔!”还未等跑到里头,吴邪就急不可耐的叫起还在悠闲喝茶的人。

“你小子鬼叫什么,在安家就给老子安分点!没看到你三叔我在和安老爷说话呢!”

吴三省正认真的听着安白晟述说着安岩的病情,就被急忙跑来的吴邪给喊的什么也没听进去,一下子就骂起吴邪了。

被骂的人也不恼,气都没喘匀就开口,还指着门外:

“三叔,呼...快去看看...安岩!”

坐在木椅上的两个男人站了起来,吴三省走过去拍了拍自家大侄子的背,帮忙顺顺气,慢悠悠的解释给吴邪听:

“你就别跟这儿瞎着急了,你三叔自有办法,别猴急,救命的人一会就来了,跟这儿等着吧。”

终于把气喘匀了吴邪听完,默默的看了自个儿三叔一眼,去转告安涂雅去了。

距离吴三省说有救命的人来已经过去了将近两个小时,一向有耐心的吴邪都无法忍耐了,木制的桌子被骨节分明的手指敲的咚咚做响,手的主人闭着眼急促的呼吸着,咬牙切齿的诅咒着那个久久不来的人。

一旁的吴三省和安白晟反而十分自在的喝着茶,吴邪睁开了一只眼,看了看大门。

毫无动静。看向大门的人嘴角抽了抽,转头看向两位喝茶的大人。

然而这两位也是各做各的,不慌不忙,没有被那人久久不来而产生丝毫焦急。

吴邪狠狠的灌了口茶,心中的焦急又增了几分。

喂喂喂,我说,三叔就算了,那边那位安老爷,难道不担心你儿子吗!

以上是吴小老板的抓狂内心。

就在吴邪即将把手下的木桌敲出个洞来的时候,那位救命的人终于来了。

大门被轻轻推开,吴三省和安白晟终于有了动静,从茶杯上移开了眼,看向大门,站起身来。

吴邪一眼望去,便睁大了眼睛。

一头墨发,淡漠的没有一丝涟漪的黑色眼眸,面无表情但也无法遮掩这人的耀眼夺目。

身后跟着那天在店里看到的蓝眸男孩。

是张起灵。

【第二曲:天真无邪】

【完】

-

第一曲里的吴邪年龄稍稍改动一下,是大了安岩十岁。

谢谢支持。

第二话全2419文字

写于2017年3月26日晚上

发于20:40

-


【第三曲:安岩的过去】


-

评论(1)
热度(8)
上一篇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