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沉迷魔道。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二胡与箫》

-


【第二曲:天真无邪】


-

【第三曲:安岩的过去】

“小邪,安岩就是你的弟弟

  你要照顾好他,传授他知识。”

“吴邪,哥哥。”

-

吴邪手上的茶杯啪的一下摔在了桌上,睁大眼睛看着大门边的人。

满脸的不可置信。

张起灵听到杯子摔下后,微微移动眼睛看向吴邪。


吴邪咽了两口唾液,希望能从他的眼中找出什么情绪来。

诧异、惊奇、疑惑。只要有点情绪,都可以。

可是没有,一点动静都没有。

他吴邪就像一颗小到不起眼的沙子,面对大海,无法掀起任何涟漪。


黑发的男人把头转向吴三省,带着身后的孩子走上前来。

“人在哪儿。”

一样的清冷语调,这淡淡的语气让一句疑问句没起一点作用。

吴三省看向安白晟,使了个眼色,后者抬手将二人带了进去。


吴邪还是刚才一样的姿势,还未缓过来。

他看向要走的吴三省,一把拉住他的袖子:

“三叔!你知道是他来的是吗!”

被质问的人拍了拍自家大侄子的背,走向里面,同时抛下一句轻飘飘的话语:

“你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说不定,还有点希望呢。”

-

安白晟前脚刚招呼好张起灵二人,

吴邪后脚就赶过来一把扯住张起灵——身后的神荼。

吴三省等人互相看了一眼,走了出去。

蓝眸的少年微微皱眉,还未抬手阻止开口说话,这位上次在店里看到的人以每秒10个字的速度说起话来:

“你是上次那个在店里的男孩是不是带你过来你肯定是有用对不对快快快帮帮安岩我可不想我的徒弟被烤成一个大龙虾!”

-

吴邪是把安岩当成亲弟弟的。

安岩是在吴邪十五岁的时候来到杭州的,当时的安岩只有五岁,小小的一只,比平常的这个岁数的孩子不知道瘦了多少。

往日奸诈的二叔十分郑重的对着吴邪说:

“小邪,二叔现在要你做好一件事,

  从现在开始,安岩就是你的弟弟,

  你要照顾好他,传授他知识。

  他太可怜了。”


十五岁的男孩,将这个约定很好的记忆在了深处。

安岩成为了他的弟弟。

“这是吴邪,叫哥哥。”

“吴邪,哥哥。”

五岁的孩子睁着大大的杏眼,轻轻地拉住被自己称为哥哥的大男孩的手。


吴邪在安岩去往安家后,就去找了吴二白,天天缠着他问安岩的事情,吴二白刚开始闭口不谈,十分精妙的把吴邪给绕的团团转,熟知吴邪个性的他本想着过不了多久吴邪就会忘却,但是经过了三个多月,没得到答案的大侄子就真的,一直跟着他,一看到他就说:

“二叔!安岩!”


擅长算计的吴二白这次算是第一次彻底败下阵来,带着吴邪来到自己的书房,指着房间角角落里的一叠子古籍和一摞子日记本,十分有深意的看向吴邪。

下一秒吴邪就跑出去了,吴二白望着书房的门,长出了一口气,然后再下一秒,吴邪又跑了进来,手上还拿着一个枕垫和一些水,一放地上,还特别研究了这些书的摆放位置,拿起一本看了起来。

吴二白差点喷出一口老血。


这之后,吴邪除了吃饭洗澡睡觉,一天到晚就窝在吴二白的书房里。

就在吴邪看了将近半年的之后,荒废了自己的二胡学业半年之后,吴二白彻底忍无可忍了。

一个清晨到不能再清晨,不然就要凌晨的清晨,吴二白打着哈欠走出房门,打算去喝口水,结果就看到自己的书房有着微弱的橘光散发,当即就清醒了,吴二白就在开始怀疑起吴家的安保来的时候,穿着整整齐齐的吴邪就走了出来,然后两人就对上了。


但是,让吴二白忍无可忍的原因是吴邪当时说的一句话:

“二叔,您不是老年人的作息习惯吗,这都快六点,您还不起啊?”

然后全家就对吴邪在长身体的年龄阶段不好好睡觉学吴二白开起了的讨伐大会。

至于最后的结果就是吴二白被吴一穷进行了深刻检讨我们就暂且不提。


这件事情在那一天的中午后完结,吴邪吃完饭后回了自己的房间,关上门就跳到床上轻声的哭泣起来。

谁也不知道吴邪看了什么,吴二白把那一堆书给锁了起来。

吴邪知道了很多,例如安岩有郁垒之力,现在的父母不是亲生父母,是安家的旁支,安岩是被吴二白历经千辛万苦救出来的,他都知道。


他唯独无法感触的是,五岁的小小的安岩,是如何在安家本家那些非人的实验中撑下来。

他那时应该有着五岁孩子的纯真,五岁孩子的童年,而不是整日只有培养皿在身边,整日只有一瓶一瓶的血提取出去。

那是吴邪在自己十三岁到十五岁的生命中,第二次哭泣。


非比寻常的哭泣,像是大自然哭诉着自己的悲哀,像是孤儿哭诉着自己的为什么没有父母,更像是无声的抗议。

没有人知道他在哭。为了安岩在哭。


吴邪不愿再去回想那些日记本上的内容,比起这个,他更愿意看那些枯燥乏味的古籍,好好研究一下神荼郁垒之力这些古老的力量。

等到吴邪从床上清醒过来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吴邪在那一刻就认定了安岩,是他的弟弟了。

-

现在让我们回到安岩七岁,吴邪十七岁的时候。

张起灵一把握住吴邪抓着神荼的手,那冰冷的触感让吴邪打了寒颤。

“放开。”

手从神荼的衣服上滑落下来,吴邪往后退了两步,让出了后面躺在床上的安岩,没有回眼前男子的话,反而询问起神荼:

“你是不是有神荼之力。”

听闻的人脸上一下子就警觉起来,犹如雪豹一样,周身的都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吴邪偏棕色的黑瞳扫了过去,又放下眼睑:

“不管你们两个谁是神荼传人,救救安岩。”

“我为什么要救他,不是张起灵把我带过来,你也别想见到我。”

神荼抱着胸毫无人性淡漠的对着吴邪说,后者冷笑了一声。

神荼突然觉得鸡皮疙瘩起来了,放下手招来了惊蛰。

“你必须救他,如果你不想看着唯一的郁垒传人在眼底下被自己的力量这麽折磨的死去的话。

  还有那边的大佬,不救人,带你过来干什么,

  你要是不救,我相信你也活不了。”

 

张起灵:“你觉得你做的到吗。”

“不用我动手,要是安岩死了,这位神荼,也活不了。”

“而你,不觉得忘了什么吗?”

吴邪微微顿了一下,出了房门。

张起灵的看向走远的清秀少年,若有所思。

谁都没有注意到,床上的安岩身体的温度升的越来越高。

-

安家大门外

一身旗袍的陌止从阴影处走了出来,手里不知拿出什么。

那物什正激烈的发着光,却在触碰到陌止白嫩的手时,升起一阵像温度极高的东西碰到寒点以下的温度时,才会升腾起的白雾。

长发女子并没有什么表情变化,眯眯眼,消失在大门外。

夜晚来,寒风吹。

尽无声,人不在。

【第三曲:安岩的过去】

【完】

-

ooc注意,邪帝附体。

谢谢支持。

第三话全2376文字

写于2017年4月2日傍晚

发于18:50


-


【第四曲:神荼郁垒之力】


-

评论
热度(11)
上一篇 下一篇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