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ofile Photo
这里华灯|小恫
目前沉迷李杜。
冷cp自割腿肉。

不定时更新。
我超好勾搭。
欢迎私信扩列√
谢谢支持。
  1. UAPP
  2. 私信
  3. 归档
  4. RSS

-


【第三曲:安岩的过去】


-

【第四曲:神荼郁垒之力】

 

“你说为什么有那么多人都想得到这种力量呢?”

“想得到又如何。”

“谁又能得到呢?”


-


刚刚装完逼的吴小三爷现在正蹲在离房间门口不远的地方。

吴邪觉得自己刚才真的是在作死!

“啊啊啊啊啊!”

这位傻人正在狠命的摧残着自己的栗色短发,嘴里还在发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我刚刚做了什么!竟然那么嚣张的对张起灵说话,我现在还活着吗!

怎么办怎么办,要是那个神荼真的不帮忙怎么办!

早知道就不做死了!

 

正在自我反省的吴邪十分沮丧,头顶上仿佛乌云密布,生无可恋的表情一览无余,如果在加上一个蹲墙角画圈圈的动作,旁边走出来的神荼都觉得是自己欺负人了。

 

但是并不是。

 

已经看着吴邪这样子足足有一分钟的神荼着实有些不耐,走过去在他身边站立,略带提醒的语气把吴邪从自己的世界中拉扯了回来:

“还救不救你徒弟。”

“啊!救救救,大佬快救啊!”

正值十一的神荼感觉现在的大人都喜欢变脸。

 

吴邪拍拍自己的衣服,正准备迈步带着神荼回到房内,好好看看安岩怎么样了,走到门口却听到一阵摔打物体声。吴邪当即脸色一变,一把推开房门,眼前的情景让人一愣。

本应待在房内的张起灵不知道去了哪里,原本摆放在指定位置的家具统统都移了位,桌上的茶杯,窗前的花瓶,都粉身碎骨的在地上,前几分钟还待在床上的人现在正背对站在这混乱的中心,急促的呼吸着,全身散发着肉眼可看出的红光。

“安岩?”

吴邪试探性的喊了一声,却没有回应,旁边的神荼皱皱眉,从腰间拿出了一个布袋,抽出了一根金针,身体下伏,眼神一下凌厉了起来。

 

安岩转过头来,平日里棕色的眼眸此时正一点点的染成紫红色,使得全身的气势一变,没等吴邪反应过来,安岩就冲了过来,动作十分粗暴,旁边的几件物品被剧烈的动作给带到了地上,目标直指吴邪和神荼。

同时动的还有神荼,蓝眸微微眯起,速度比安岩还要快,手中的金针正闪着光,人还未到,针就先被甩了出去,散发着点点蓝光,只是瞬息,便击中了安岩的肩部和膝部。

 

然后吴邪就看到安岩倒地,无法动弹,神荼又从布中取出三根金针,刺进了脖子后面,同时蓝色灵能也随着针进入了安岩体内,紫红色退去,昏了过去。

神荼将安岩抱了起来,放回床上,体温已经恢复了正常,也没有奇怪的梦呓,和安详的进入梦乡没有什么区别。吴邪没有去理地上的一片狼藉,而是看向正在将安岩身上的金针取回的神荼:

“你刚刚做了什么,安岩他没事吧。”

 

神荼闻声看了眼发出疑问的人,沉默两秒后开了口:

“肩井穴,足三里穴,风府穴,哑门穴,会醒的。”

得到答案的人懵懂的点点头,像是想起什么来着,又问:

“张起灵呢?”

“不知道。”

被询问的神荼表情十分冷淡的回了一句,吴邪第一次明白了他二叔气到吐血的感受。

 

吴邪和神荼走到大厅里,吴三省和安白晟正坐在木椅上讨论着什么,看到两人出来了,走到跟前问起:

“怎么样?”

吴邪没指望神荼这个伪面瘫话少的人能够回话,就率先说:

“没问题了,不过房间要收拾一下。”

安白晟的表情请自行想象。

 

吴邪把神荼送到门口,然而还是没有看到张起灵,便拦下神荼:

“诶张起灵呢,你一个人回家吗?”

脚步没停,神荼只是回了一句:

“恩。”

吴邪看着神荼离开,思索了一番,转身回到安家去了。

 

神荼是在离开安家后,走了十分钟才在陌止的店前看到张起灵。

当张起灵看向神荼的时候,他一下子就明白了这位眼神中毫无涟漪的人的意思,跟着他。

张起灵总有一种让人不由自主相信他的气场,但神荼单纯的感觉是,自己和他很像。

仅此而已。

 

两人走进陌止的店,柜台的椅子上空空的,整个店内只有屈指可数的寥寥几人,神荼把视线看向楼——陌止在那儿。

“安岩是郁垒之力的持有者。”神荼像是报告一般的语气将这个消息告诉了旁边在寻找陌止的人,张起灵的视线终于到了楼上,听到这个消息他微微顿了一下。

“把清明给他。”

神荼听到这个消息挑挑眉,看向楼上停止谈话而走出的人。

“他现在连力量都无法控制,把清明给他,你肯定?”

好容易才出来的一句疑问句,张起灵点点头,抬脚上了楼。

神荼望着前方高挑的背影,也跟了上去。

 

长至膝后的米色风衣随着修长的双腿前后摆动,划起一道优美的弧线,被扎成单马尾的头发根部有着一条金色的发带,陌止正收拾着柜台,墨色长发的女人敲了两下桌面,海蓝色的瞳孔带着丝丝笑意。

陌止停下了手上的动作:

“神小姐,等你好久了,请上楼详谈。”

姓神的女人点点头,径直上了楼。

“语叶呢?”

“安小姐就在楼上呢。”

 

安语叶看向窗外,正是下午,六月的天气应该炎热的发闷,杭州却连三十摄氏度都没有,身后的楼梯传来皮靴的踩踏声,回过头,就看到陌止率先上楼端正的站立在阶梯口,随后跟上的还有神眠可。

没有在意神眠可这时候为什么回来,反正正好要见她,安语叶快速的坐回椅子上,刚端起茶,长风衣的下摆已经出现在余光里。

 

神眠可翘起腿,语气十分轻松,手上漫不经心的把玩着青瓷茶杯:

“你已经派陌止去看过了吧,郁垒找到了吗?”

没有回语,只有茶杯放回桌上轻微的撞击声,神眠可随即就明白了:

“看来是找到了,那清明,不是该物归原主了?”

“神荼之力已经和郁垒之力产生接触,那边的人也知道了,我们现在的任务只是把两位上古遗神的武器送到该送的人手中,惊蛰在神荼手上,清明应该由他给。”

 

神眠可苦恼的敲桌子,又出了声:

“让这两位上古遗神学习了一种古乐器本是为了安定体内的灵能,要是神荼把清明现在给郁垒,这不是白学了?”

安语叶垂眸,看不到眼神:

“那是他们的事,等完成了这个任务,我们才能进行下一步。”

久久无言。

 

“那古乐器还学吗?”神眠可轻声问了一句。

“学,要他们学是有理由的。”安语叶话音一落,就站起身来,转身上楼,走完最后一级台阶,补上一句:“要是神荼来要,你亲自把清明给他吧。”

神眠可喝完最后一口茶,起身下了楼:

“陌止,去把清明拿给我。”

 

-

神荼和张起灵才刚上了几步,陌止就下来了。

“神荼少爷,张起灵先生。”

一如既往的微笑,二人后退几步,陌止往柜台走去。

神荼随后跟上,直截了当的说:

“清明。”

 

陌止微微睁起眼,笑容更大了,抽出张纸和笔,写下了什么:

“神荼少爷,您和您师父来晚了,刚刚清明被人拿走了,老板亲自交代的呢。”

神荼转过头看了眼张起灵:

“谁哪儿。”

陌止完成了手上的动作,递给神荼:

“您去这里就知道了,清明在她手上。”

神荼接了下来,走出了店门。

 

张起灵和神荼差了不止一星半点,一会就追了上来:

“在神眠可那儿。”

“你妹妹。”

“恩。”

两人什么也没说只是加快了脚步。

 

【第四曲:神荼郁垒之力】

【完】


-


自已都不知道写了什么系列。

这就是从来不写大纲的后果。

谢谢支持。

第四话全2571文字

写于2017年4月23日傍晚

发于21:50


-


【第五曲:各方行动】


-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