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回恫

目前暂时主食雷安。
冷cp自割腿肉。

忙于出冷cp的本子,暂时性更新缓慢。
我超好勾搭√
谢谢支持。

《二胡与箫》

【第五曲:各方行动】

 

“你要是反对我收拾你哦。”——吴邪

“做大事,要有耐心”——包妮璐

“时间,要到了。”——安语叶

-

今天是安岩痊愈后的第二天。

 

吴邪看着前面活蹦乱跳的二货,不由得怀疑前几天发生的事是不是自己做梦。

但是安岩没事了就好。

因为现在有事的是他的钱包。

摸摸自己干瘪的钱包,欲哭无泪。

 

安岩正挑着吃的,余光却瞥见了什么,手上动作一顿,便一脸兴奋的抬脚跑到一条小巷里去。后面跟着的吴邪也是一愣,略带粗暴的推开四周密集的人群,跟了上去。

安岩跑的太快,追上去的人看着眼前好几条一模一样的小巷,只好侧着耳朵仔细听巷子中发出的声音,并尽力把自身的存在感降低,好找到那位调皮的孩子,脚步轻移,脑袋停在了一个有着拐角的巷子中。

 

里面发出了安岩的声音,以及挣扎时产生的衣物摩擦声,吴邪猛地一睁眼卯足了劲往里面跑。

巷子不长,吴邪几个箭步便到了头,手扶着墙壁来支撑因剧烈运动过后微微疲倦的身体,咽了口唾沫急促的呼吸两下,看到眼前的场景不由得屏住呼吸。

 

安岩脸上的笑容简直是明媚的连太阳都比不上。

这是吴邪当时唯一能想出来的形容。

那位二货整个人都贴在了神荼身上。

神荼难得脸上出现了无奈的表情。

张起灵在一旁冷漠的看着这一场好戏闹剧。

 

最后的场景变成了吴邪牵着安岩的手对神荼道歉,并且心里吐槽为啥哪里都能碰到你们。

当然面对两位战斗力超群的人类,自然只能在心里想想了。

 

一脸兴奋还未褪去的安岩冲着对面的神荼喊道:

“神荼哥哥!你们要去干嘛啊!”

迎接他的是一巴掌后脑门,被打了一下的小男孩吃痛的揉脑袋,眼角的生理泪水使得他的杏眼仿佛出现了伦敦般的雾气。

而打他的人嘴边勾起尴尬的笑,再一次道了歉。

 

-

街边的小贩正在吆喝着客人,一路上的贩卖品数不胜数,琳琅满目。当然最受欢迎的莫过于小吃,甜而不腻的定胜糕,香甜可口的糖桂花,入口即化的酥油饼,配上一杯鲜爽甘醇的西湖龙井,在这喧闹的街市上闻着茶香,望着茶上的腾腾热气,简直享受。

 

现在在享受这一切的神荼可不觉得。

当然如果享受这个词能不建立在这种诡异气氛里,神荼觉得自己还是可以放松一下心神的。

对面的七岁男孩像小仓鼠一样正喝着烫嘴的茶,左手还拿着一块定胜糕,时不时还递过来一个。

 

十一岁的大男孩再一次拒绝了眼前的糕点,从小养成的良好教养让他轻轻抿一口茶都十分优雅。

但旁边一声千回百转的“什么”差点吓得他把口里的茶都吐出来。

微微轻咳两下,极好的听力能让两位比自己大的人的声音清晰的传递过来。

 

“你说什么!你要带神荼去干什么!”

吴邪略带吃惊的看着对面的俊秀男子,脑里还在想着最近总是能见到他,还能从他嘴里知道点事情,可语不惊人死不休,这死闷油瓶子竟然说要带神荼去要什么清明,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你连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就带着只有十一岁的神荼去拿一个不知道是啥玩意的东西,你就不怕有什么危险!”

人比人气死人。

“没有开玩笑,知道对方是谁,是清明,没有危险。”

您获得了一个掩面的吴邪。

很好,是在下输了。

 

“你为什么要去拿那个,清明?”

“因为安岩的病。”

一直安静如鸡的神荼代替张起灵回了话。

“病?不是治好了吗?”

吴邪皱起眉毛,端坐在位置上。

神荼又喝了一口茶,开始了自己第一次的长篇大论。

“他需要控制住自己体内的力量,不然前几天的事情会再次发生,学习古乐器是一个办法,拿到清明也是一个办法,你们两个做不到,我们的存在,就是帮你们做到。”

 

气氛突然凝固了下来,听者艰难的开口,声音里夹杂着微微的苦涩:

“我们,需要的。”

回应的是小幅度的点头。

平日闹腾的安岩都一反常态的安静了下来。

 

“那我们,和你们一起去。”

这次是张起灵率先的开了口:

“不行。”

“你要是反对我收拾你哦。”

 

-

杭州余杭区

神眠可无聊的摆弄着自己的长发,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个简朴的盒子。

“于哲!为什么他们还没有来!”

“小姐,我怎么知道。”

“磨磨蹭蹭的。”

 

神眠可拿出手机,泄愤似得拨出了一个号码。

手机嘟了几下,界面换了一个样子。

“他们怎么还没有来!”

“呵,大小姐,要有耐心,做大事吗。”

“我不管啦!要是他们再不来,我就把清明丢到垃圾桶去!”

 

电话被挂断了,被主人丢到了一旁。

界面停留在挂断电话上的一刻。

姓名是,包妮璐。

 

神眠可在沙发上缩成一团,瞳孔转了又转。

“有了。”

紧接着是一阵杠铃般的笑声。

 

拾回被冷落的手机,轻按几下,葱白的手指快速的在屏幕上打出几行字体,本就形体方正的楷体在手机科技下越发的横平竖直,就如同教科书般完美。

 

-

杭州西湖区茶楼门外

 

这是神荼第一次看张起灵吃亏。

但是我们冷淡如大张哥,是不可能表露出来的。

 

吴邪手上拿着一只从前台借来的笔,在纸上唰唰写下一行数字,递给了张起灵:

“这是我的手机号码,你们要是出发,记得打电话给我。”

张起灵看了一眼,没接。

吴邪也不生气,转手递给神荼:

“拿好,要是你大张哥不通知,你别忘了。”

“要是没告诉我们,我收拾你们哦。”

 

挺漂亮的瘦金体,神荼这样想到。

他象征性的点了几下头,就这么看着吴邪牵起安岩的手,向着吴家走去。抬手回应了一下安岩的再见,神荼将写有吴邪号码的纸收进贴身的包里。

旁边的张起灵转瞬就不见了。

 

神荼像是说给自己听,又像是在说给别人听:

“怂什么怂。”

 

-

吴二白正打着电话管理着店里的事物,一条短小的信息却插了进来。

高科技总是方便的,手机十分尽职的将信息重新编码,完好无缺的展现在了他的面前。

 

吴二白眼神无波澜的扫视着短信,可看完后,他的眼中只剩下了愤怒。不管多冷静的人,总有生气的时候。

桌上的台式电话被拿起,吴家老二的声音中有着无法压制的怒气:

“去,把吴邪找回来,叫吴三省给我过来。”

 

电话对面的下属还没反应过来,电话就已经被挂断了。

 

-

陌止店内

 

安语叶正听着陌止汇报事情,把玩着折扇。

整个包厢内,只有昏暗的烛光。

桌上的糕点就好似摆设,但不难看出精心的摆弄过。

檀香的味道布满了这不大的地方。

 

“就是这些,小姐。”

“恩。”

 

陌止退了出去。

 

“做事,不能磨蹭。”
安语叶放下折扇,走到里间。

盆中的水清澈见底,安语叶的面容出现在上面。

“时间,要到了。”

 

水轻微的波动涟漪了一下。

 

【第五曲:各方行动】

【完】

-

拖了这么久,很抱歉。

文已经不知道歪到哪里去了。

谢谢支持。

第五话全2411文字

写于2017年5月21日傍晚

发于15:20


评论(2)
热度(11)

© 雨回恫 | Powered by LOFTER